返回第四百五十章 借的学问  十代掌门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借是一门学问。

    想要将“借”的方式延续下去,就要遵循“有借必还”的原则,但江枫并不想这么做,其实他打心底里,是着实想占长宁商会一些便宜的,不过对方似乎也看破了这一点,窦锦秋倒是话不多,而闻讯赶来东湖郡的长宁商会会长窦锦帆倒是直言,此种合作方式下不为例,江枫也只能呵然一笑,将原本想要约定的十年归还期限,故意忘了说。

    借来的丹师名曰“李名都”,九十来岁,修为灵级圆满,算得上是半截已经入土的人,之前已经尝试过十几次,都未能突破境界达到玄级,运气可谓极差,故此经脉也多有暗伤,甚至很难再借助丹药之力继续冲击更高境界,不过此人精神还算矍铄,教授个三五年炼丹之术,问题不大,但“可用”的年限,应该也就至多十年而已。

    老头子一上来就嚷嚷要纳妾,江枫为此暗中询问了窦锦秋,才知道此獠因为觉醒时年已五十,早年为了修道,购买丹药耗尽了家财,连娶妻生子的灵石半点也无,加入商会后,要不是有些许炼丹的天赋,或许一早就被派去管理库房,人说少年时缺什么,便会报复性的索求什么,故此连续娶了十二房妻妾,但仍无所出。按照窦锦秋的判断,或许他是早年服用丹药过量导致。

    看起来这偏执、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平素也着实让同僚不喜,故此将他扔了出来,江枫暗自宽慰自己,浅山宗要的是他炼丹的本事,并非是让他来蒙教传功的,左右炼丹也是需要寻个孤僻寂静所在,对他人没有干扰便是。于是好言相劝几句,承诺会帮他解决“纳妾”的诉求,将其暂时安顿。

    北木郡的副镇守这一职位,长宁商会倒是没有随便应付,虽然没有将总部设在北木郡,但北木郡地处御风宗、赤霞门和乐林门交界要冲,位置十分重要,能有“自己人”担任要职,想必对于来往的生意能有些切实的关照,在人选的问题上,他们也关起门来斟酌了许久,想必既要可信,又要做好江枫不还的准备。

    最终的人选来自窦锦帆的妻族,是名女修,名曰“许筱斐”,玄级三重,花信年岁,面色白净,身姿轻盈,模样算得周正,除却是名剑修外,对于筑造一道,也有些许涉猎,江枫暗忖,长宁商会是不是嗅到了自己想要将丁宝箴调任的想法,故此早做筹划,给自己安排一名适宜担任建役司执事的人选,但思来想去应该不至于,毕竟这主意还只在自己心中,尚未向任何人吐露。或许他们更多考虑的,应是此女与窦家有些关联,且剑修也足以护佑苏锦,免于普通的危险。

    窦锦秋暗中拉过江枫,耳语告知,此女虽嫁过一次,但运气不好,夫婿死于商会间的暗斗,只留下一名幼女相守,家中也一直未再为其谋划再嫁,为此江枫也是无语,暗道窦锦秋你当我江枫是什么人,难不成根据邱真真的情况,就判断出我喜欢这口么?

    不过人家送人不计回报,也不谈归期,自己脸上也要给足对方面子才行。打量了“许筱斐”片刻,辨认出其法相乃是“折戟无量剑”,着实算是上品的战斗类法相,心道此番算是赚大了,以后观其心性如何,倘若三观合适,寻个宗内修士收了她,也算是为门内多添一名玄修。

    “怎么样,我说不错吧?”一旁的窦锦秋却理会错了江枫的目光。

    呸!哪跟哪啊!

    江枫心中暗道,只得叹了口气,佯装没听见,留得窦锦秋自己在那瞎琢磨,江枫莅临东湖郡,镇守周星等人也来相陪,江枫合计着以后这里便是长宁商会的总部了,而周星眼下的人手又不足,故此,推杯换盏间,故意将周星的困难之处道出,可惜不论自己怎么旁敲侧击,窦锦帆都不接招,让江枫心中也甚是无奈,待到宴会散去,独自唤了周星,吩咐其再坚持一个月,待登仙大会结束后,会酌情调任几名新晋修士过来帮他,也嘱咐其切莫有等靠心理,尽快在东湖郡自行寻觅,毕竟现在入了金城盟,此间也算是一处渐显繁华所在,来往的低阶散修并不算少。

    夜还未过半,江枫正要安歇,却听得门扉轻扣,感知到一股略显陌生的气息,待到开门时,却见月色下,许筱斐淡妆轻抹,俏立在门前,双眼微红,似乎刚刚哭过。

    “掌门,今晚月色

    不错,可以进去聊聊么?”伊的声音带着战栗的颤音。

    什么情况?江枫上下打量,见其踟蹰为难的模样,便知道这又是窦锦秋会错了意,赶紧说道,“夜已深,许道友还是回去安歇吧。”

    “是。”许筱斐如释重负,赶紧回转身形,刚走出了四五步,却再次回身,略有些迟疑道:“待回宗之后,也不用来么?”

    “好生修道,将事情做好,切莫胡思乱想。”江枫心中喟叹一声,暗道爷的名声,就被你们这些会错意的家伙弄坏了,为了彻底表明心迹,他赶紧微笑着点点头,关了房门,靠在门扉上,又是轻叹一声。

    却听得门后也是一声轻叹,渐渐远去。

    话说你叹个什么气,江枫心中甚是不爽,你有我这个掌门为难么,想想伊人梨花带雨的娇羞,加上身前似乎被窦锦秋临时强化过的不平丘壑,加之月色又如此撩人,夫人苏锦又远在北木郡,我能不犯错,也算难能可贵了。

    长吐一口浊气,平复心中波澜,他已然在那日祭奠时,暗自下定决心,在为郑可仪复仇前,绝不再拈花惹草。

    兄弟雷右旗被众人围杀,如今除却灵笼商会地级修士铁三泉之外,其余几人尚未伏诛,首恶墨海树,以及始作俑者的苏黎清,更是逍遥至今。自己囿于实力,加上未有合适时机,一直未能为其报仇,如今想来,仍然如鲠在喉,难以安眠。

    相比之下,刘泗疆这种玄修余孽,并无实力上的顾虑,眼下欠缺的只是一个合适的机会,一旦黄龙派掌门左子禅因故离开,抑或刘泗疆自行离开宗门,便是自己动手的良机。只是孙英龙的死,应该会让刘泗疆战战兢兢,躲在双龙城,不敢远离寸步。

    要是想办法能将其钓出来便是极佳了,一瞬间江枫想到了夫人苏锦,再想想自从苏锦嫁入宗内,她很少在自己面前,主动提及那位六妹苏吉儿,想来两人关系也是一般,如要从苏锦这里寻找突破口,应是极难,何况即便苏吉儿来浅山宗探亲,心中有鬼的刘泗疆也必然会嗅到危险的气息,故意不来,此法应该无甚功效。

    暂且先等执法长老王显道的消息吧,希望他能早日找到突破口。

    浅山宗,罗川。

    夜已深,执法长老王显道的书房中,魂火宫灯的光亮仍旧通明,今年宗内收支的形势不错,虽然短期内受到了金城派因黑水门故地之争,封锁来往商路的困扰,但因为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故此前景仍然乐观。

    王显道深知,宗内收支这种事,掌门只需要知道结果,以及主要的进出大项,余下诸多细节,则应由庶务长老郑鲁达、大库管事王觉夫、助管丁灵雨来统计完成。原本,这并不关自己的事,但王觉夫毕竟是王家人,由王家库房管事,骤然升任宗门大库管事,王显道对此多少有些不放心,生怕其难堪大任,忙中出错,故此他特意向掌门江枫申请,希望过问此事,而这种略有逾越的行为,掌门却毫不在意,笑称“能者多劳”,让其务必担起责任来。

    这是一种无条件的信任。

    掌门江枫的好意他是懂的,晋升地级失败,王显道看得出掌门脸上的忧虑发自真心,随后的各种安排,都是出于帮助自己走出困境的打算,思及此处,心中竟有些感动。

    话说我这个老头子,什么时候也被年轻人触动了呢?王显道心中轻笑,再次将小字密密匝匝的账本翻到第一页,重新审慎查看起来,尽管到年底还有半个月,但宗内总的收支,已经有了大概的轮廓,应介于十一到十四枚三阶灵石之间,具体取决于还未上呈报告的暖谷郡以及部分集镇,以及最近突发的挤兑。

    挤兑是部分宗内修士,将手中门贡尽数兑换为灵石的举动,今年是门贡制度实施的第一年,这种看得见,但只是个数字记录的东西,让少数修士心中没底,故此,他们想将其兑换成实实在在的好处,这本身并无不可,毕竟在制度允许的范畴内,浅山宗既往底子瘠薄,这种心态也可以理解,倘若发生在往年,即便王显道也会心中忧虑,而如今看账目上的情况,他只能呵然一笑,心道或许明年,这种事情便不存在了。

    如此“多”的收入,在浅山宗历史上已经多年未见,

    至少在王显道担任执法长老以来,从未亲历,虽然掌门新近的一系列人事任命,会增大支出的压力,但明年南向商路的开通,会进一步拓展收入,这一点,王显道毫不怀疑。

    想来情况只会越来越好,只是自己不幸未能更进一步,否则浅山宗的地位,尤其在金城盟内,便可略微登得上台面了。思及此处,他打算明日去找传功长老魏若光,在他看来,魏若光当是宗内最有希望晋阶地级的第一人,他想要将自己在西海灵墟的“失败经验”倾囊相授,以免他在未来错失良机。

    这个时候,在外间待命的小厮轻叩门扉,待到得令上前,小心的呈送上一份不算薄的文书,王显道知道这是自己派出去的家族子弟已经得了消息,便登时将其展开,正是刘泗疆近来活动的轨迹,以及他们夫妻二人手中的各项产业。

    不出所料,刘泗疆近来都深居简出,从未离开双龙城半步,想要在黄龙派掌门左子禅眼皮底下击杀此獠,实数困难,即便冒险为之并得手,这种**裸打脸击杀他宗修士的行为,也会让掌门与左子禅的关系降到冰点,在盟内也无法交代。故此,还需要另想办法,将其另择地点诱杀,但此时此刻,看上去却是极难。

    遍历这本报告,王显道终于找到了一个缺口,在距离南部边境不远,黄龙派的下江镇,刘泗疆有一家不起眼的商号“普贤堂”,或许可以将此獠引诱至此,再一击得手。如此,便可以将包袱甩给原本就存在,但实则并未作恶的越境散修边寇。

    不过,掌门要活的,这点倒是有些困难了,他放下报告,靠在座椅上,细细思忖着如何谋划此事,不论后续如何操作,第一步,便是要让这下江镇,引发刘泗疆的注意。有关这一点,王显道旋即有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浅山宗,东湖郡。

    整夜失眠的江枫,清晨在东湖郡上空巡视了两圈,便按下云头,携李名都和许筱斐二人前往罗川,前者交给建议司执事丁宝箴,嘱咐其在罗川附近找寻僻静所在,为李名都开设炼丹道场,并吩咐礼务司执事吴香花为其寻一房妾室,好在此獠并未要求修士之身,这事情倒是不难办,至于炼丹的人选,则令宗内所有三十岁之下,灵级五重以内的修士,都去至少听三次课,以便李名都遴选,是否有天赋符合之人。

    次日,江枫召集宗内诸多玄级修士,将自己晋升地级的心得尽数分享给诸人,同时,也将加入门派的许筱斐介绍给众人,之后由卷帘司执事王乙陪同,前往北木郡。

    对于吴春花和王乙修为不得寸进的问题,江枫目前也毫无头绪,不过江海的死,让江枫意识到此事万不可强求,或许有一天两人突然就悟道了,但也许这一天并不存在,自己能做的,便是尽快寻找合用的安全之法,毕竟自家夫人苏锦,也同样困在灵级,未能有所进境,另者,便是真的有一天,有了合适的人选替代两人,也要考虑两人之前的贡献,为其谋些该得的福利。

    所谓后浪前浪,后浪勃发击空,势不可挡,宗门才有希望和未来,但前浪倘若谦逊让贤,那么这种美德也需得到嘉奖。

    完结诸事,执法长老王显道和庶务长老郑鲁达专程找来,汇报了今年收入的概况,江枫心中甚慰,但也知道这种收入想要偿还自己的欠账,至少要等到明年年底才有希望了。好在自己现在手头还算宽裕,并且债主也未向自己讨要欠款,倒是不急于和宗门算得那么清楚。

    何况有一个债主已经伤心的跑掉了,短期内都无法相见。

    江枫心中稍有遗憾,听闻王显道已经开始在黄龙门下江镇设局,诱捕刘泗疆,心中惊叹于王显道的速度,但更多的,则是担忧他手中并无合适的人手操作此事,毕竟自己要的是活的。

    “事情如有进展,尽快告知我,可以去找郑轶雨。另外,人手的事情不必操心,我来想办法。”江枫心中想到了况书才等人,或许他们的第一次秘密行动,便是为了此事了。

    又在宗内和回转罗川参与论道法会,一直滞留的夫人苏锦厮混了一日,江枫便趁夜,带上三名徒弟,以及在洞府内憋得快要疯掉的英歌,一同离开了罗川,择僻静小路直奔力宗真武城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