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章 报复一  货源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在金山角东部的山区里,有这样一个寨子,这里的人世世代代都以种植罂粟为生。

    他们日起而作,日落而息,累了时,便回到房里,躺在竹板上,吸食*,以此来缓解劳作的疲劳。

    金山角是位于泰国、缅甸、老挝边境的一个三角地带,这里长年盛产鸦片等毒品,并且将生产出来的毒品,发往全世界,其背后巨大的经济利益自然也就成了各大黑帮的主要来钱渠道。

    也正是这丰厚的利益,使得各大黑帮愿意镇守于此。

    多年以来,多国都想出力,将其铲除,可是这里的黑帮,都愿花重金召集来自世界各地退役的特种兵,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雇佣兵,其内部的实力,毫不亚于一支正规的政府军队。

    多国为何迟迟未能出手,其原因很多,但是最为重要的当然是,怕惹上祸端,若是未将其除尽,那么他们一定会进行报复,威胁且伤害各国的人民。

    所以各国出于安全考虑,也自然收了收手,同时,也正是多国的任其发展,毫不干涉,导致现在的金山角毒品贸易变得更加的猖獗。

    毒品背后巨大的利益,驱使着更多的年轻人铤而走险,走上这条不归路。

    就在一年前,我国云南破获了一起特大贩毒案件,缴获毒品200公斤,警方抓获了几个运毒人员,从他们运毒的车辆中,还缴获了手枪6把,子弹若干,但是可惜的是,并没有抓到那个幕后的主使者。

    “张警官,这是几名运毒人员的资料”

    “其平均年龄不过二十二岁”

    张警官接过助手小李递来的资料,看了看。

    “这个,叫陈勇的,道上又叫他K仔,他跟了刘弗多年,是刘弗的一个得力手下,参与过多次运毒。”助手小李,用手指着,解释道。

    张警官听了之后,皱了皱眉,长叹了一口气。

    “嗯,行吧,我知道了”

    吴明秋从饮水机那儿接了两杯水,端了过来,一杯放在张警官面前,随后坐在一旁。

    “怎么?破了大案,还不高兴啊”吴明秋见张警官面色有些凝重,说道。

    张警官两眼望着手上的资料,摇了摇头,接着,说道。

    “虽说,货给缴了,人也抓了”

    “但是这幕后的主使者还没抓到,这就留下了祸根啊”

    “总的说来,这还不算成功嘛”

    吴明秋一听,顿时心中生起一种佩服之情。

    “不愧是我云南缉毒所的处长,做事果真是细致”

    “诶,对了,我说张建国,你这回端了这么大一个案子,组织上可能又得给你升了一两级吧,啊?”

    张建国,微微一笑。

    “行啦,吴队,你就别夸我啦,简直受不了”

    说着,说着,张建国微笑着摆了摆手。

    “升了级,可别忘了我这兄弟啊”吴铭秋举起杯子,喝了一口,乐呵呵地说道。

    “怎么?要我请你喝酒啊?”

    “你可别忘了,你还欠我几瓶酒呢”张建国说道。

    “你这老狐狸,算得可真精啊”吴铭秋用手指了指,作出一副佩服模样来。

    “行啦,还有事儿,有酒,咱们后边儿慢慢喝”说完,张建国起身,活动了下身子,便离开了。

    张建国是云南缉毒队的处长,这次他亲自带队,完成了这次任务,其背后当然少不了特情提供的线索。

    张建国的特情叫陈喜,在做特情的时候,道上的人都叫他喜子,是出了名的能打,他跟的那个贩毒团伙的头目叫刘弗,道上的又叫他六佛,其手下都叫他佛爷,此人心狠手辣,作恶多端,他除了走贩毒这条路,还在地下开设赌场,一年收益颇丰。

    这次走这么大一单货,出了事儿,被缴了毒品不说,还进去了几个兄弟,心里自然很是不爽。

    但一向做事谨慎的他,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将这事儿当作是自己失了手。

    六佛坐在屋里,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走货失败的怨气一直留在心中。

    身后两个手下,两手靠后,严肃的站着。

    面前坐着一个带墨镜的中年男人,身材较瘦,左手上有一条十公分的刀疤。

    “你要的东西,我给你找到了”

    男的用着十分低沉的声音说道,说完,便从裤兜里,掏出一部手机来。

    打开了相册,找到了图片,便把手机放到了桌上,推了过来。

    手机上的照片,是一个身材较为魁梧的男人,身着一套警服。

    六佛拿起手机,贴近着脸,皱着眉,仔细的看着。

    “这个人真名叫陈喜,是云南缉毒大队的一名特情,26岁”

    坐在对面的男人开口说道。

    六佛,听了之后,有些难受的眯了眯眼,身子后倾,靠在了黑色背椅上,他始终都不相信自己看到的,和自己所听到的。

    叹了一口气,说道。

    “是喜子!”

    手机放在面前,两手肘部压在桌上,狠狠地搓了搓光滑的头皮,眼神中流露出一种难以置信与被背叛的愤怒来。

    “你一向做事谨慎,但我没想到,你也有翻船的时候”

    “行啦,人我已经给你查到了,该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来。”

    对面的男人说完,便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时,回头望了六佛一眼。

    “我们出来做事的,得多留个心眼儿,我想你应该明白。”

    说罢,男子离开了。

    六佛,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匕首来。

    刀口对准屏幕上的陈喜,右手猛的一下,刺了下去,玻璃材质的屏幕一瞬间由一点炸裂开来。

    “喜子,你先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六佛用着十分低沉且恐怖的声音说道,眼神中透露出一种凶恶与血光来。

    随后,掏出一部黑色手机来,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

    “谁啊?”电话那头问道。

    “是我”

    “六佛啊,怎么?找我有事儿啊?”

    “嗯”

    “怎么?难道说,是你六佛翻了船,想让我这个小兄弟,救济救济你?”

    电话那头带着一抹嘲笑的意味。

    “先不提这个,我找你是有别的事儿”六佛,右手夹着烟,深吸了一口,说道。

    “那你说吧”

    “我找你,是想让你帮我做一个人”

    “我给120万,事成之后,叫你的兄弟,来拿钱”

    六佛说道。

    “谁啊?谁敢惹你佛爷啊?!”

    电话那头故作阿谀奉承的模样,表面上称兄道弟,实际上,各自都打着自己心里的算盘。

    “喜子,你认识吗?”六佛问道。

    “哟,现在这六佛更是凶悍得连自己的兄弟,都要吃了啊,不得了,不得了”电话那头的人,一听这话,就觉得这事儿不简单,但又故作不懂地说道。

    “兄弟?兄弟个屁!他娘的,他是个条子?!”

    六佛顿时大怒,咆哮道。

    电话那头听后,一振,收敛起刚才的嘴脸。

    “条子,这……”电话那头有些犹豫,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怎么?怕啊?”

    六佛问道。

    “换作别人到是可以,但这是个条子,这……”

    “你要知道,死了个条子,那可不是小事儿啊”

    电话那头有些吞吞吐吐。

    “这样,150万,直接说,你做还是不做?”

    六佛用着低沉的嗓音说道,言语中不难听出六佛对喜子的痛恨。

    “做,做!”

    电话那头的人,一听六佛报出了150万的价钱,自然见钱眼开,连忙应道。

    “有钱,怎么不做呢?”

    “兄弟这钱,我挣了,给我几天时间,等我消息”

    电话那头就这么答应了。

    “好,那我就等你消息”

    六佛说罢,挂断了电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