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11章:会和  大家诡秀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肖叔伦咬紧牙关:“齐叔,我要拜托你一件事。”

    “公子你说。”

    “如果,我去闯城门,你趁乱将景川带出邱城。”

    “你去闯城门?”齐叔瞪大了眼睛,“公子,你,你可想清楚了。”

    “只有这个办法了!”肖叔伦道:“齐叔,还要劳烦你将景川送到龙洲,去找一个姓殷的教书先生!”

    齐叔点点头,但是神色之间还有有些疑惑犹豫:“我是可以送髙公子去龙洲,但是肖公子,你真的要闯城门吗?我看过了,城门那边可是重兵把守的。”

    肖叔伦抿紧了嘴角,说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说罢,看向了齐叔,从袖口中拿出一个细颈白瓷瓶,缓缓说道:“这叫百岁丹,路上,要时候他体内的毒发作了,你就他服用半颗。”

    手里的百岁丹颗数有限,肖叔伦只能节省着用,好让高景川能撑到龙洲,让殷无疾想想办法。

    齐叔望着肖叔伦,见他这本郑重其事,自己也重重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候,床上的高景川开口了。

    肖叔伦以为他睡过了了,没想到,人醒了。

    “不行”高景川说。

    肖叔伦抓住他的手:“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高景川摇摇头。

    如今,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但是,他不会看着肖叔伦有危险。

    肖叔伦道:“没关系的,我会想办法逃出来的,再或者,你到了龙洲,可以让殷无伤来救我”

    高景川继续摇头。

    “你让我想一想。”

    肖叔伦看着他虚弱的样子,心里不忍:“不用想了,就这么说定了。你现在身体这么虚弱,好好休息吧。”

    “叔伦”

    肖叔伦深吸一口气:“好了,听话,好好休息。”

    说话的口气就跟哄孩子似的。

    高景川摇着头,若是平时,他已经制止肖叔伦了,但是没办法,现在他中了毒,人在床上躺着,无能为力。

    肖叔伦不愿意高景川中毒在身,还殚精竭虑,他抬手捂住了高景川的眼睛,然后,缓缓抬手,点住了对方的睡穴。、

    高景川想要抓住什么似的,但是无能为力,只能沉沉睡去。

    肖叔伦望这昏睡的高景川,心里沉重,他缓缓走出了屋门,出来透透气。

    齐叔看看两人,叹口气,跟着肖叔伦身后也走出来。

    “肖公子,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肖叔伦望着夜空,月朗风清,若不是此时愁绪缠身,肖叔伦会很有兴致拉着高景川一起赏月的。

    齐叔道:“肖公子,要不你再想一想?天无绝人之路”

    肖叔伦苦笑一声,不抱任何希望,缓缓说道:“除非有奇迹发生。”

    可是,哪里有那么多的奇迹呢?

    就在肖叔伦话音落下的片刻,一道光芒撕开了夜空,伴随着一声尖锐的信号声响。

    肖叔伦瞪大眼睛,直直看着夜空。

    齐叔见肖叔伦一来吃惊诧异的表情,不仅喊他:“肖公子?”

    肖叔伦眨眨眼,像是难以置信似的,说道:“你见当个的信号了吗?”

    齐叔一头雾水:“信号?那不是烟花吗?”

    是了,在平民百姓的眼中刚才的就是一个响箭烟花,可是肖叔伦不一样,他认得这个信号,这是邹护卫的信号,之前在洛京合作的时候,他们大理寺就是用这个跟邹蓝联系的。

    “齐叔!”肖叔伦一把抓住齐叔的胳膊,说道:“你说得对!”天真的无绝人之路!”

    “肖公子,你想到办法了?”齐叔惊喜。

    “是!”肖叔伦道,“你在在这里看好景川,我去去就回!”

    此时的马公公这边,并没有看到信号箭。

    虽然,他没看到,但是有一个人注意到了,这个人不是旁人,正是潘冰。

    马公公已经准备休息了,潘冰敲门走了进来。

    “有事?”马公公坐起身。

    “刚才我在院中看到有人在放烟花响箭。”

    马公公撇了一件外衣:“所以呢?”

    “我觉得应该找人去看看。”潘冰说。

    马公公道:“或许是谁家的黄口小儿半夜睡不着。”

    潘冰道:“很有可能,但是现在,我们对于肖叔伦与高景川一点线索都没有,而且我们最不缺的不就是人吗?”

    马公公颔首:“好,依你。”

    潘冰继续道:“这么晚了,也不劳烦六爷你亲自吩咐人了,六爷你看这样好不好?这么官兵呢!你调派一对给我用。”

    马公公道:“侍卫是我的人,官兵是你弟弟。”

    潘冰笑了笑:“他对您唯命是从,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马公公闻言,揉了揉眉心。

    “好。”

    “还有一件事。”潘冰又道。

    “你说。”

    潘冰道:“我要是真的帮六爷你抓住高景川跟肖叔伦了,你要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让我潘宏将潘家老宅子让给我。”

    马公公皱了皱眉:“这是你们的家务事,你只管跟他说。”

    潘冰一耸肩:“他就是个榆木脑袋,跟他说,没用,还要六爷您亲自出面才有用呢。”

    马公公微微皱眉,不悦地看着潘冰,潘冰一脸没事人一样,淡定地跟马公公谈条件。

    “好。”马公公吐了口浊气,“但是,不要忘了前提,你要帮我抓住高景川。”

    “放心。”潘冰说,“他中了毒,根本逃不出邱城。”

    “唯一的办法只能是玉石俱焚。”

    “玉石俱焚?”马公公看向潘冰。

    潘冰颔首:“高景川身体的毒拖不得,肖叔伦为了救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将他送出邱城。”

    “这么说”

    潘冰颔首:“他们现在只有两个人,肖叔伦送高景川出城的唯一法子,就是声东击西。”

    “声东击西?”

    潘冰点头,说道:“比分说他在城门引起骚乱,然后趁着我们对付他的时候,让高景川趁机离开。”

    马公公听罢,久久不语。

    潘冰说道:“所以,我们要做好准备。”

    “什么准备?”

    “加派人手,若是肖叔伦真的闹起来了,有人专门盯着城门口。”

    马公公闻言,看向潘冰,下巴微扬,审视他一番。

    “六爷?”潘冰嘴角带笑。

    “将你叫过来是对的。”马公公道,“这个世上,要说还有谁能对付高景川,也只有你了。”

    “六爷谬赞了。”潘冰笑盈盈点着头,说道,“还有,不要忘记您答应我的条件啊。”

    说完,冲马公公次告辞离开。

    有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

    那边,潘冰刚推测了肖叔伦与高景川是个人,孤立无援。

    谁知道,此时肖叔伦已经出门了,他果然见到了邹蓝。

    “三公子。”邹蓝见到他,并不意外。

    “三公子。”小七站在邹蓝的身边,冲肖叔伦打招呼。

    肖叔伦二话不说,拉着两人就走。

    三人踩着夜色,急匆匆回到了齐叔家中。

    邹蓝跟小七见到了床上躺着的高景川,大吃一惊。

    肖叔伦张口冲着邹蓝道:“邹护卫,你还有百岁丹吗?”

    邹蓝颔首,直接将百岁丹拿出来。

    肖叔伦解开高景川的睡穴,给他喂了整整一颗。

    吃下百岁丹之后,高景川的脸色微微好转,之前,肖叔伦手里的百岁丹有限,所以,只能喂给高景川半颗,只能是勉强压制住毒性。

    此时,不一样了,邹蓝手里有百岁丹。高景川这条命算是暂时吊住了。

    不仅如此

    肖叔伦看向邹蓝还有小七,久旱逢甘露似的:“你们不是去南僵了吗?”

    “已经回来了。”邹蓝说。

    “我小表姐呢?”肖叔伦问。

    “在客栈里。”邹蓝说完,顿了顿,看向肖叔伦,“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肖叔伦就将来到邱城之后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邹蓝。

    邹蓝听罢,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肖叔伦道:“我想先接了景川身上的毒。”

    邹蓝颔首,说:“若是邹老爷的毒药,他也应该知道解药的方子。”

    肖叔伦颔首:“不错。”

    “我去将人帮你绑过来。”邹蓝言简意赅。

    肖叔伦道:“现在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怎么说?”

    肖叔伦道:“据我所知,邹老爷现在住在驿站中。”

    说道这里,肖叔伦又顿了顿,继续道:“马公公身边有一只箭队,这些人跟皇上身边的影卫差不多。”

    “什么?”一直没开口的小七道,“他还学皇上,收影卫?”

    肖叔伦道:“这些人,自然是不能是跟影卫比的,这是,他们都是用暗器跟冷箭的高手,就连我跟景川,都不是对手。”

    小七道:“若是加上我跟邹大哥呢?”

    肖叔伦道:“那就没问题了,我们四个可以四面对敌可是”

    说着,不由看了一眼高景川。此时的高景川身上有毒,可不能随便动用内力。

    邹蓝道:“还有童先生的侍卫。”

    肖叔伦一顿。

    邹蓝说:“童先生的的两个侍卫武功不错,加起来,可抵高少卿。”

    肖叔伦一拍手:“那好!那我们”

    动手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床上的高景川开口了。

    “且慢”

    “景川,有什么事吗?”肖叔伦看向他。

    “想等一等。”高景川说。

    “等什么?”肖叔伦道,“你身上的毒,可不能一直等着。”

    “我知道。”高景川道.,“但是,你现在将邹老爷抓过来,马公公那边不会善罢甘休。而且,将邹老爷带过来,齐叔的家也会受到连累。”

    “那要怎么办?”

    高景川坐起什么:“现在有百岁丹在,我没事,我们从长计议。”

    “可是”肖叔伦心里还是焦急。

    高景川安抚地看着他:“我有办法,不会有事的。”

    “你有什么办法?”肖叔伦连忙问。

    “还记得邹素素说的暗道吗?”高景川道。

    肖叔伦一顿。

    高景川道:“我们可以利用暗道接近邹老爷,将人打昏带出来,这样,不会惊动马公公。”

    肖叔伦想了想,补充说道:“而且,我们将他带来的时候,也可以全程蒙着眼睛!”

    高景川颔首。

    肖叔伦觉得这个注意很好,但是,刚想要有下一步计划的时候,他忽然顿住。

    “景川,你知道邹素素说的暗道在哪里?”

    高景川摇头。

    “那我们怎么办。”

    “找。”高景川道。

    “怎么找?”肖叔伦抓了抓脑袋。

    高景川看向了小七:“要麻烦你了。”

    小七会意,点了点头,郑重其事地说:“我知道要怎么做了。”

    肖叔伦看看小七,又看看高景川。

    “你的意思是”

    高景川道:“小七是孩子,不会引起怀疑,而且”

    他顿了顿,继续道:“你不要忘了,小七之前是做什么的。”

    他可是萧见楚的小暗卫,从小就受到了严苛的训练,他们擅长躲在暗处,也擅长找到常人注意不到的暗处。

    “这件事交给我吧。”小七拍着胸口,说道,“我明天就是那个驿站附近打探消息。”

    “凡事小心。”高景川说。

    “放心。”小七颔首。

    “驿站那边的情况,我想跟你说一说。”肖叔伦开口,将他知道的驿站情况与小七说了说。

    邹老爷与小七离开的齐叔家的时候,天已经快要亮了。

    梁尔尔在客栈中几乎等了邹蓝一个晚上,邹蓝迟迟不回来,梁尔尔起初不觉得怎么样,毕竟邹蓝的武功不会有事,再说了还有小七也在。

    但是

    随着时间的一点一点流逝,梁尔尔坐不住了。

    她在屋中踱步,大约是怀了孕的原因,她的心情起伏比较大。

    隔壁房间的童不兮听见了梁尔尔屋里的动静,起身。

    他敲响了梁尔尔的房门。

    “邹蓝?!”梁尔尔连忙打开门。

    站在门口的是童不兮。

    “睡觉。”童不兮冷着脸,神色还有些一丝不自然,他道,“翎不会有事的。”

    “你怎么知道?”

    邹蓝道:“若他有事,现在你会看到响箭。”

    “那万一”

    童不兮:“你忘了,还有小七。”

    梁尔尔道:“那为什么现在都不回来?”

    “应该是见到想见的人。”童不兮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