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六十七章 (短)悲催的人  限定月读二三事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没错,一进病房就一惊一乍一怒地的家伙就是裕正儿八经的父亲。

    裕挺惊讶的,因为自己好像住进医院才差不多一整天,而风之国距离这边少说也有三天的路程,除了飞,她想不到这个丰满的亲爹是怎么能在这么快就到达这边的。

    不过她脸上没表现出来,就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亲爹,假装不认识他。

    “”

    这人是谁,小阳又是谁??

    卡卡西一脸懵。

    团藏走进病房后就去了朔茂那堆了些资料的位置上毫不客气地坐下了,日斩摇了摇头,捋着袖子带止水以及朔茂一起走向了裕的病床前。

    暗部关上了门,但裕能感觉到病房周围隐藏着不少人,查克拉波动都挺熟悉的,所以她这个大名爹好像真的是一个人来的。

    怎么说呢,这胆儿也太肥了点吧?

    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爹独身前来敌国找自己而感到感动。

    因为即使在那个家出生的自己身份地位蛮高的,也生活了有五年左右,但她也还是没办法把那边当成自己的家。

    就连对这么多年里都没怎么回过的真黑家的感情都要比那五年来天天生活着的地方更让她有家的感觉。

    她也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对这个自己的亲生家庭来说有些过于薄情了,但没办法,她就是这样认为的。

    她不想回去。

    “夏菜殿下,你不用这么紧张以及大名阁下,她可能还有些意识混乱,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吧。”

    日斩的话音刚落,房间内忽然蹿出了好几个搬着凳子的暗部,放好凳子后又忽然消失了,吓了大名一跳。

    “啊好的、”

    大名好一会才恢复了语言能力,佯装镇定地点了点头,坐在了裕的病床边上。

    朔茂等人也纷纷落了座,卡卡西却没有,从病床边上下去后站在一旁还是有点懵。

    阳是什么,夏菜又是什么!?

    他已经完全搞不明白了。

    止水为了不让他显得过于突兀,便走到他身旁陪他一起站在了那里。

    “您怎么来了?”

    裕并没有回应他的话。

    她其实挺想说这位先生您认错人了的,但知道真相的人也差不多都在这里了,那种瞎话也就只能骗骗卡卡西。

    “我”

    这位大名先生看了眼那边的止水一眼,似乎有点怕他。

    “我是被这位忍者告知了你的事情的,实话说,府里的人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出现他和我说你在多年前偷偷和别人一起来了这边,并且在这边的忍者学校上了学,虽然有了毕业的能力却始终没有好好对待毕业考试,本来以为这次的战事波及不到你,没想到你却主动溜了过去还受了这么重的伤一直昏迷不醒,说是让我做好见你最后一面的心理准备”

    大名心情极度复杂地说。

    天知道忽然被一个小孩子三四下就给揪出了半个国的距离、到了个没人的地方的他是什么心情。

    小孩直接把武器架到了他的脖子上,让他动都不敢动。

    而说完了情况的小孩又把自己给揪到了隔壁国,且将自己一个人扔在了那里就走了,走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哪的。

    好久之后那个小孩才赶回来继续揪着吹了好一阵冷风的自己继续蹿,虽然那时候都已经是深夜了,但他真的一点困意都没有,即使那个特别快的赶路方式有些令人眼晕,但他在被揪着的时候只有失重和恐惧的感觉,让他无暇顾忌其它。

    即使不太相信这个孩子的话,但他也想不到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有别的什么原因能令其千里迢迢地赶过来骗自己玩。

    因为要杀的话早在一开始就有机会杀,更别提荒郊野外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情况下了。

    这个孩子也太厉害了点吧?!

    大名觉得自己能活着到这边真的是很幸运。

    即使分隔了许多年,他也能一下子认出病床上的人就是自己家的阳,而这些人并没有说谎。

    因为那毕竟是他和自己妻子的亲生女儿啊。

    自己的孩子,自己怎么会认不出来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