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六十八章 ‘裕’  限定月读二三事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那么恭喜您,您见到了父亲。”

    裕微笑着,如此回应了他。

    “小阳你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啊?你想要什么我们都能给你,为什么你要你要这样受苦?如果你愿意的话,再过几年说不定就会拥有整个国家了,为什么”

    大名真的很不理解他们家这个女儿的心情,也不知道要怎样去理解。

    在他眼里,忍者是一个特别危险的职业,而离开家了的阳即使不是忍者的现在也差点命丧于黄泉她完全没有理由再留下来啊!

    大名想着想着就有些情绪激动了,他又想去握住阳的手问她为什么,但眼睛刚瞟过去就被那刺眼的绷带给泼了冷水,让自己冷静了不少。

    不能生气,不能再像当时一样了。

    当年的自己说了很过分的气话,那之后不算很久,阳就离开了风之国。

    虽然中间隔了很久,自己在生气过后也补救一样地用各种食物哄了女儿的开心,但他还是觉得,阳会杳无音信这么多年,都是自己当时的错。

    如果那时候没有那样说就好了。

    他这样想着。

    可阳不仅在风之国城都内没了踪迹,甚至在砂隐村那里都一点消息都没有她明明也那么想要去那边的忍村上学的,但她离开家后却没有去。

    虽然这只是大名一厢情愿的想法,但裕当时的表现的确像是那样,所以不能完全算是误会。

    她会去哪里?

    会不会遇到危险?沙漠晚上的风也很大很凉,不会冻出事情吧?

    吃的还够吗?能够照顾自己吗?

    她还只是一个五岁的普通孩子啊,和从三四岁起就开始为成为忍者努力了的同龄小孩不一样的。

    他的妻子在阳离开家的短短的一个月内就轻了好几十斤,就连头发也变白了不少,到现在为止的每个月内都得去染回原本的发色,来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焕发。

    “你的母亲真的、真的真的非常地担心你,小阳,和我回家吧,好不好?”

    大名几乎是恳求一样地对阳低下了头,抓着床上被单的手指因为用力过劲儿而不住地颤抖着,指节也变白了许多,让他看上去像是在做什么无比艰难、涉及到生死的决定一样。

    父亲??还提到了她的母亲?

    卡卡西虽然觉得这样想很失礼,但他还是止不住地在思考:她的父母,原来还活着的吗?

    她原来是离家出走的吗?那那个和她一起的檜是怎么回事?他们他们不是兄弟吗?

    拥有整个国家?

    卡卡西就连想都没有想过,那样的事情是他们这样的忍者所无法深入的世界,因为他们有忍村,有影,对他们来说,影就已经是最高级别的存在了。

    大名什么的,要是忍者认真起来的话,那完全不够看啊。

    就算他们雇佣了很厉害的武士,但对于各属性混杂又能吹火又能降雨甚至于令山崩地裂的忍者来说,那真的是一点压力都没有的。

    虽然很多忍者都不在意在主国都内的地位,但即使这样,拥有整个国家在卡卡西看来也都是非常厉害的事情。

    卡卡西这么一整理觉得三观都要崩塌了。

    虽然很多方面上觉得有些烦,但他还是蛮信任裕的。

    但按现在来看,裕原来原来在这么多年里一直欺骗着他们吗?

    他没办法就这样接受面对着的现实。

    他很想立刻问清楚裕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不行。

    这里并不是只有他和她在,还有几个自己都不熟的人就连火影大人也在这里,虽然没说话只是观察着的火影大人存在感很薄弱,但也不是可以就那么无视掉的。

    卡卡西此刻的眼神蕴含着的意味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就连他的亲生父亲都说不出里边都有什么。

    “打扰了火影大人,旗木上忍,我是来送之前处理好的物品的。”

    之前离开的医疗忍者毫无阻碍地被拉开了门的暗部迎了进来,但一进来就发现病房内多了不少人,而且火影大人也在

    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可以进来的,不然那些暗部的忍者会拦下自己的。

    日斩没说什么,只是对着他点了点头,这位医疗忍者得了示意后便放松了不少,在绕到卡卡西上忍所站立着的那侧床后,将那个小小的圆柱形容器递给了他。

    裕这个样子是没办法拿的,而且柜子那侧的床边还有这不认识的人,所以只能递给卡卡西上忍了。

    卡卡西愣愣地伸出双手将其接了过来,却因为脑子乱乱的而没用多大力气导致那个脱手下落,站在他身侧的止水连忙将苦无丢到地上去将那个看起来不寻常的东西抱了起来。

    见这个没有因为失手而落地,卡卡西松了口气。

    止水很好奇那是什么,但他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东西,不仅不能随便看,就算是拿在手上也是很失礼的事情现在自己只是帮忙捡起来而已,但捡起来也并不代表自己有着看里边东西的权利。

    就像是走在路上前方的人钱包掉了一样,捡到是要送回去的,钱包的主人就在眼前,别人没有资格去看里边都有什么。

    如果是找不到主人的失物的话,看里边的内容和登记信息可以帮助找到失主,所以除了这种情况以外,只有主人主动给自己看,自己才可以看的。

    “谢谢”

    卡卡西深呼吸了一下后心情复杂地接过了那个东西。

    “举手之劳而已,卡卡西前辈不用跟我道谢的。”

    止水摇了摇头,对着他笑。

    笑着的止水看上去特别像是个普通的小孩,但另一侧的大名看他这样纯良的笑容却怎么看都怎么觉得可怕。

    正常人都没有办法只花一天就从风之国赶到火之国的,更何况他们赶路的时间连一天都不到。

    而且这小孩威胁他的时候也还是笑着的。

    可怕。

    还在场的这位医疗忍者在东西离开手以后就没有义务去好好‘保管’那个东西了,见到卡卡西上忍没拿稳那东西也只是看了一眼而已,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自己向病房门口离去的脚步。

    因为那个东西即使只有一只手也是可以拿稳的,目前只有一只手能用且身为上忍的卡卡西如果出了什么差错的话,那也并不能算是自己的问题。

    虽然有些冷漠,但这的确是事实。

    “那么我先告辞了。”

    他对日斩以及两位旗木上忍行了个礼后,就退了出去。

    在病房的另一半空间里坐着的团藏觉得自己有够被无视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