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六十九章 混乱现实  限定月读二三事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卡卡西用有知觉的右手将那个容易揽在了怀里,对‘自己正抱着自己分离出来的手指’这点而感到心情复杂。

    日斩他们对这个拿给卡卡西的东西并不感兴趣,因为裕的事情才是最主要的。

    或许是里边的不明液体散发着非透明的青绿光芒的原因,还不算很老的日斩并没有看清里边是什么。

    {先放在我这里吧}

    卡卡西觉得现在并不是将其交给裕的好时机。

    他将那个容器往怀里收紧了些。

    “等一下。”

    远处一直冷眼望着这边的扮酷团藏站了起来,一边向卡卡西这边走一边开了口。

    “卡卡西,那是什么?拿给我看看。”

    团藏对他伸出了手。

    “”

    虽然并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但作为‘礼物’就很奇怪。

    {这人眼神怎么那么好啊??}

    卡卡西向后退了半步,在心里抱怨着。

    团藏是他们这些年轻忍者最不想面对的家伙。

    “卡卡西前辈?”

    止水疑惑地歪了歪头。

    难道里边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吗?

    他犹豫好一会后还是站在了原地,没有挡住卡卡西后退的路线。

    毕竟是崇敬着的卡卡西前辈嘛,虽然现在的前辈可能还没有自己强。

    但卡卡西也还是站得离他远了点。

    “卡卡西,可以告诉我们你拿的是什么吗?”

    日斩也没有再沉默下去了,一脸严肃地问。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大名其实也并不关系别人拿着的东西是什么的,但他忽然回想了一下在进入这个房间时的场景。

    那个好像也姓旗木的小子好像正要对自己这个没有行动能力的女儿实行‘不轨’的行为。

    而他现在好像在可以隐藏着什么东西,看上去好像很危险的样子。

    大名想到这里后不禁打了个寒颤,着急忙慌地挡在了自家女儿的身前。

    只有朔茂知道这并不是误会。

    但他也觉得这行为挺奇怪的,而且可能会让人觉得不适,还是不要说比较好。

    虽然在这里可能会觉得不舒服的人只有大名,因为其他的人都见过死人了。

    “没事的,虽然我的胳膊抬不起来,但手指还是可以动的,反正也是送给我的不是吗?”

    裕打量了下周围,挑眉。

    虽然也想看看卡卡西之后会怎么解释,但放任这样下去的话,不论是他的事情还是自己的事情都会变得特别麻烦。

    “父亲,请您让开吧。”

    她微笑着说。

    “可”

    大名很是犹豫。

    “他不会伤害她的。”

    朔茂叹息着上前将大名按坐了回去。

    其实他挺希望卡卡西在面对裕的时候能再勇一些的,但那大概是不可能的了。

    都怪自己年轻的时候太偏心裕。

    大名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但是团藏没有。

    他已经走到了距离卡卡西只有不到一米的地方,对他伸出了手。

    “拿来。”

    团藏淡淡地说。

    “这不是给您的东西,团藏大爷。”

    裕对团藏的这个‘截胡’行为表示非常不满。

    于是她开始了胡说八道。

    “这是卡卡西嗯这是他送给我的定情信物,既然您这么想要的话,那就也请您代替我和他交往吧。”

    裕眯起了眼睛,微笑着说。

    团藏还没怎样呢,卡卡西听了裕的这个话反而被吓到了。

    然后装着小指的容器又没拿稳掉了下去,然后再次被止水捞了回来。

    “裕大哥姐,给。”

    止水其实也有点不喜欢团藏这个咄咄逼人的性子,便直接代替卡卡西把那个东西小心翼翼地放到了裕的手上。

    “好奇的话可以看看喔。”

    裕发现了他的小心思,面上表情从团藏限定的讥讽笑容变成了和蔼可亲的笑。

    甚至还想揉揉他脑壳上那一头自然卷的头发。

    看起来手感甚好的样子。

    “那、那就”

    止水实在是藏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在得到了允许后低下头仔细地打量着容器里边的东西。

    在看清里边是什么东西之后,止水愣了有好几秒,回过神后立刻转脑袋看向了卡卡西的手。

    卡卡西注意到了他的视线,默默地扭过了头。

    与此同时,团藏和日斩也凑过去看里边是什么了。

    至于裕的那种话从朔茂那知道了不少裕的信息的他们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

    不过至少团藏收回了手,没有再想去‘抢’的意思了。

    大名朔茂按着他没让他跟着去凑热闹。

    吓到人家就不好了。

    同样确认了容器内物品的日斩与团藏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卡卡西的手。

    卡卡西低着头,用右手半挡住自己还在麻痹中的左手。

    朔茂在他们从裕的手上移开视线后,一边按着大名一边向前倾着身体,将裕盖在了腿上的被子向上拽了拽,遮盖住她的手和手上的那个容器。

    毕竟一会还是要和大名谈话的。

    “我以为医院已经向您报告过了抱歉,火影大人。”

    朔茂对他低下了头。

    “不我们只是没想到而已。”

    日斩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卡卡西这孩子唉。”

    虽然裕是那样一个家伙,但保不准也会有人喜欢呢。

    更何况是和她相处了这么多年的卡卡西。

    日斩在心里给自己解释着。

    他为这个‘精神状态中’的卡卡西而感到惋惜。

    多好的一个孩子啊,怎么就喜欢那么一个家伙了呢?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在人家的亲生父亲面前说的,虽然现在病房里除裕和大名以外的所有人都能随随便便地就将其杀掉,但再怎么说人家也是个大名,其女儿再怎么气人也是个公主。

    “父亲,我不会回去的,您就当我不存在吧。”

    裕也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了,您也应该放弃我了吧?我志不在那边只是不知道我现在有没有弟弟或者妹妹。”

    自己离开的年份比在那边待的年数都多了,她觉得自己的父母肯定不会在这么多年里坐以待毙的就算再不争气,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也还是会有的吧?

    “呃、这个”

    大名听完她前一句话的时候还想劝劝她的,但听完后边那两句话后,本来都组织好了的语言忽然自己跑散了。

    “对不起!”

    大名猛地低下了头。

    他们确实多了一个家人。

    在阳失踪后,一年半都不到的时间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