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5章 翟红衣  我被迫成佛那些年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卫黎从未见过如此脆弱的司北旭,他奄奄一息的看着卫黎,双眼凹陷,空洞无比,谁又能把他和那个久经沙场的司北旭大将军联系在一起。卫黎终于开口:“你为什么不再坚持一下。”

    “你说得对我已经死了,一个死人,又谈什么坚持。”

    卫黎唇角轻勾,摸到司北旭腰间的手枪,行云流水般指向了司北旭的头颅,深邃的墨色眸子没有丝毫的犹豫,“砰”的一声枪响,惊动了林中鸟。

    广宗闻声连忙赶来,只见司北旭早已毙命在卫黎的抢下,卫黎倒是悠然自得的把玩着手中的枪,笑着对广宗道:“这玩意,还不错。”

    如今司北旭的死已经成了定局,再责备卫黎也无济于事,只是这锢魂的唯一线索就这样断开了,当晚,广宗为司北旭做了风光的火葬,司北旭的尸体在浓浓烈火中灼烧着,然后化成天地间的尘土,这就是人的一生吧,卫黎感慨着,死亡,究竟是什么滋味

    第二天清晨,卫黎在漱口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香水气味,这香水气味很是熟稔,似乎在哪里闻过,歪着头朝寺门口看去,只见翟红衣依旧是一身妖艳的打扮,只不过今日换成了一身旗袍的装扮却也遮挡不住她曼妙的身材,手里还拿着果盘,对上卫黎的目光,眼中的厌烦瞬间变成了欣喜,上前将果盘放在一旁的木架上,双手紧握住卫黎的小手道:“我今日来是谢谢你的。”

    卫黎被翟红衣突如其来的殷勤弄得无所适从,抽出自己的小手,将口中的水吐在泥泞地处,用湿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脸蛋后,才说道:“怎么?黄鼠狼给鸡拜年?”

    “你怎么称自己是鸡呢,鸡是我才对啊!”翟红衣拉着卫黎在院中的一处石凳坐好,将背包中的一瓶雪花膏拿出塞在卫黎的手中:“这雪花膏啊是我托人从洋人那里搞来的,可好用了,姐姐送给你。”

    卫黎打量了一下手中这瓶精致的雪花膏,继续看着这翟红衣是要做什么妖。

    “上次是姐姐不对,把你绑起来了,姐姐知道错了,这不,亲自来给妹妹道歉的。”翟红衣将卫黎的小手捧在了自己的手心,一脸真诚的道:“以后有什么事来易水阁找姐姐,姐姐必鼎力相助。”

    正巧,长书这时也从大堂里出了来,看着卫黎同翟红衣亲热的模样,阴阳怪气的说道:“这不是易水阁的头牌翟红衣嘛,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虽然同是被翟红衣绑起来过的,可她对长书的态度可谓是天壤之别,翟红衣白了一眼道:“我今日来是找卫黎妹妹的。”

    “哟,佛家的人什么时候和风尘女子关系如此亲近,也不怕传出去让别人笑话。”长书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

    “那没有剃度已经到嫁人年纪的女人整日睡在佛门别人就不会笑话了吗?”翟红衣一脸不服输的模样。

    翟红衣显然是和长书杠上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弹药味,两人咄咄相逼互不认输,卫黎可没有见过如此激烈的口水仗,也任由他们吵去了,卫黎拧开雪花膏的盖子,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是让卫黎舒服的味道,她却没有试用一下,反倒是拧紧瓶盖后放在了石桌上,卫黎听到了长书大吼一声:“卫黎你来评评理”后,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长书和翟红衣四只眼睛瞪大了瞧着她,卫黎哄男人是有一套,可是眼前的是两个活生生的女人啊,她怎么哄?

    “要不先喝个水?”卫黎敲了敲石桌上的茶壶。

    “不喝!”

    长书和翟红衣异口同声的道。

    “那吃个早饭?狐狸今天好像蒸了素包!”卫黎再次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不吃!”

    两人再次异口同声。

    长书直接开始动了手,将翟红衣推搡了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说完,重重的关上了门,坐到了石凳上,拿起身前的水壶对着嘴饮了下去后喘着粗气道:“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呢!”

    在卫黎印象中,长书一直是比较乖巧的形象,怎么看见翟红衣就炸了毛呢,卫黎小心翼翼的将杯子递给了她,蓦然闻到了长书身上的味道和往日有些不同,往日长书身上是一种淡淡的茉莉花香味,今天,倒是非常浓重的气味,反倒是有些像翟红衣身上的味道。

    长书看到了桌上的雪花膏,挑着眉拿了过去对卫黎道:“你离那翟红衣远点,她可不是什么好人。”说完,直接将雪花膏扔出了院墙外。

    “噢。”卫黎敷衍的答应道。

    “我回白马寺了,师兄就交给你照顾了。”长书板起脸一本正经的道:“你可别打师兄的主意,住持常说,师兄是有佛缘的人,百年难得一遇,你也看出来了,我其实一直都很爱慕师兄的,住持的一句话,让我不敢逾越,我怕我毁了他大好的虔诚。可是,偏偏出现了一个你,你可以很轻易的拨动师兄的喜怒哀乐,我才知道了,即使我逾越了,师兄也不会选择我”

    “呃”卫黎看见了长书眼角晶莹的泪水。

    “我在说什么呢,我真是个笨蛋。”长书连忙擦掉眼角的泪水:“我回去了!”

    “你不对和尚说一声?”

    “算了。”长书拎起自己的剑准备离开,倏然回过头对卫黎笑道:“你帮我修好的剑,可真丑。”

    卫黎看着她窈窕的背影慢慢走远,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耸了耸肩正准备转身回去,冷不丁的撞上了一个胸膛,卫黎吃痛的揉着额头,看见了若有所思的狐狸,嘟囔道:“你干嘛呢!”

    “情敌见面,应该分外眼红,怎么突然就冰释前嫌了?”狐狸手指捏着自己的下巴,摇了摇头道。

    “那是本姑奶奶的人格魅力!”

    卫黎蓦然是想到了什么,在她脸上难得浮现的惊恐表情,细微的汗珠顺着卫黎的脸颊流下:“箍魂!”说完,就跑了出去,虽然卫黎很着急,可是她的脚毕竟是三寸金莲,跑也跑不快,脚还阵阵刺痛,可是这条路和往常似乎有些不同,杂草丛生,根本辨识不出方向,卫黎着急的大喊道:“长书!长书!”

    无人应答,却传来了她自己的回音,终于,卫黎停下了脚步,环顾四周后道:“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知道你的目的,但是,你要知道,动我身边的人,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长书的身影出现在了卫黎的身前,她含着泪看着卫黎,卫黎准备拥住她却扑了个空,回头看去,长书依旧站在原处,她乌黑的眼中噙满了泪花,里面闪着惊魂不定的神色,终于,她开口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卫黎看着她的嘴型,她知道,长书在说:“救我。”瞬间消溃。

    “我倒是想知道,在你心里究竟是一直陪伴你的狐狸重要,还是这个情敌重要!”天地间,蓦然传来了一道声音,卫黎才发觉,跟在自己身后的狐狸不见了,她听不出声音的性别,也感受不到他的方向。

    “你究竟要做什么?”卫黎对着天空大喊。

    “狐狸在城东的山顶下,而长书在山下的公共浴室里,现在你来选择,记得要快一点过来,我可是没什么耐心的”

    一时间,卫黎方寸大乱,她想要回去找广宗,却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路,她用着眉心的符钉唤着广宗,可是也杳无音讯,她终于下定决心一般,攥紧拳头,指甲狠狠的扣住眉心的符钉,用力的向外撕扯着,卫黎觉得自己的脑袋仿佛涨了几倍,刺骨的疼痛蔓延在卫黎面部,仿佛身体被榨干的感觉,随着卫黎一声惨叫,血溅满身旁的草丛,她奄奄一息的趴倒在地,手中紧紧的握着符钉,嘴里喃喃自语:“和尚,你快点来”

    一个矫健的身影将卫黎扶了起来,在空中画了什么符贴在了卫黎的眉心,卫黎吃力的抓着广宗的衣角:“和尚,你快去山下的公共浴室救长书,我去山顶救狐狸,快去!”卫黎推搡着广宗,她实在是没有时间去解释太多,她拖着迷糊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往山上走去。

    卫黎感觉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绞痛,每一个细胞都在割裂,终于到了山顶,可是,她看见了一张狐狸完完整整的皮毛,卫黎脑海中糟糕的想法好像一根根燃烧着的绳子抽打着她的心,她步履薄冰,每走一步心都快要碎掉。

    卫黎身后去碰那狐狸的皮毛,闭紧了嘴唇,她很少流泪的,可是如今,那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落在了皮毛上,她手面上曝起的青筋,像刺伤的兽类在做最后的挣扎,尖叫的喊着:“你到底是谁,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发出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呼吼,绷紧了全身肌肉,拳头紧紧握着,指甲深深的嵌入肉中,绝望的望着那皮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