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99章 他从来都对你很好  草色烟波里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小草觉得自己的表情肯定又会暴露点什么,所以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缓了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来:“我就…不去见了。我没爹没娘的,也不用送嫁,就是个形式而已。有客自远方来,那就好生招待,有劳您了。”

    燕婶觉得奇怪:“您的亲友过来,您怎么瞧着不是很高兴?”

    “我哪有不高兴?”小草咧着嘴笑道:“我可高兴了,就是身体不太舒服,想回去躺着。”

    “不舒服?”燕婶道:“那正好啊,来的人说他是个大夫,让他来给您看看么?”

    大夫?

    小草傻了,抬头看着她:“不是…是个大夫啊?”

    “对,说叫包百病的,就在外头呢。”

    小草愣了愣,松了口气,忍不住笑了出来:“既然是这样,那就正好让他来给我看看吧。”

    “好,您先回房去等着。”燕婶颔首,转身走了。

    小草掐了自己一把,回去房间里。

    怎么听见长安,就只想得到他呢?长安里的人千千万,包百病好歹也算她的亲友啊,来送个嫁也是正常的。

    只是…包百病都知道她要嫁人了,段十一应该也知道吧?笑着问她要请帖的人,竟然没有来。

    是因为病得很严重么?小草忍不住皱眉。

    “咦,还以为能看见个穿着嫁衣的人呢。”包百病从门口伸了个脑袋进来,瞪着眼睛看着她,十分失望地道:“你怎么还穿得跟个男人似的?”

    小草白他一眼:“嫁衣要明天穿。”

    包百病走进来,边摇头边道:“小草啊,你是不是被人欺负了?这大喜将至,怎么看起来还是没什么精神?”

    “我要怎么有精神?”小草撇撇嘴道:“出去围着摘星宫跑两圈吼两声?再高唱祖国大好河山?”

    “不是啊,但是你眼里至少得有神采吧。”包百病在她对面的凳子上坐下,道:“就像最开始我认识你跟段捕头的时候,你那时候的眼睛就贼亮贼亮的,看起来可精神了。”

    小草皱眉:“你大老远从长安过来给我添堵的?”

    还提什么段捕头?

    包百病嘿嘿笑了两声,脸上就恢复了严肃的神色:“我是来确认的,小草,你真的要嫁给颜无味吗?”

    小草失笑,伸手指着旁边挂着的红彤彤的嫁衣:“衣裳都准备好了,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

    “你这是因为自己的承诺,要还颜无味的恩情,还是因为你喜欢他?”包百病问。

    “问这个干什么?”小草耸肩:“很重要吗?”

    “当然很重要。”包百病道:“前者你会痛苦一辈子,后者只用痛苦一阵子。”

    小草怔愣,接着皱眉:“为什么这样说?”

    包百病摆开了架势,看样子就知道是要开始上课了。

    小草同学专心地看着他。

    “你可以因为合适或者感激跟人在一起,只要那个人好,成亲不是问题,一起过日子不是问题。但是,你得祈求你们这一生中不要出现任何风浪,因为没有感情的两个人,在一起就像是绳子捆的木筏子,遇见大风浪,必定会散。”

    “你们无法完全信任彼此,无法探知对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礼貌又客套,与其说是夫妻,不如说是住在一起的朋友,还是有距离的那种朋友。感情可以包容很多东西,没有感情的话,很多东西就无法包容。开头往往是美好的,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还是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才最好。”

    小草嘿嘿笑了两声:“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不喜欢颜无味?”

    包百病理所应当地道:“因为你喜欢段十一啊。真的喜欢一个人,是没办法再去喜欢另一个人的。”

    小草瞪他:“你瞎说什么?”

    “有没有人说过你不会撒谎?”包百病看着她摇头:“不喜欢一个人,是没办法装成喜欢的样子的。同样,喜欢一个人,也是没办法装成不喜欢的。段十一傻,他看不出来你还念着他,我这个局外人看得可清楚了,你离开他,一点也不快乐。”

    小草起身去把门关了,回头看着他:“好吧,我知道,你一定又是自愿来给段十一当说客的。但是我告诉你,就算我以后会后悔,明天我也一样会穿上嫁衣嫁给无味。”

    包百病挑眉:“因为你觉得自己欠他太多了?”

    小草:“”

    别开头看着窗外,她的确欠他太多了,然而拿这个来当嫁给他的理由,未免太过伤人。她宁愿觉得是他对自己好,更适合自己。

    “你难道不觉得,段捕头对你也好么?你就不欠他的?”包百病挑眉道:“虽然他总是嘴上不饶人,但是你想想,他对你到底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小草撇撇嘴:“他说过不会看得上我这样的,没事还吐槽我,虽然教我功夫,也替我收拾了烂摊子,甚至也救过我的命”

    其实这样数起来,他们好像还真的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

    他带她破案,龙潭虎穴都闯,被人追杀,护着她一路跑。有人要杀他们,他也替她挡了。这样说来,段十一救过她很多次命。

    然而她竟然觉得,颜无味对她的恩情要大些。

    “为什么呢?”小草轻声嘀咕:“包百病,我是不是有点偏心?段十一做再多我都觉得是应当的,没啥感觉。但是无味…他与我萍水相逢,为我做了那么多…”

    她觉得颜无味更让她感动一些。

    “想知道原因么?”包百病道:“我打个比方,外面下大雨了,我给你送了把伞来让你印象深刻些,还是旁边的陌生人把他的伞给你让你印象深刻些?”

    “肯定是后者啊,你跟我是朋友,送伞是情谊,人家陌生人将伞给我,完全就是心肠好啊,这样的人多难得。”

    “那不就结了,同样的事情,人总是对亲近的人刻薄一些,对陌生人友好一些。你是习惯了段十一对你好,已经是理所应当,他救你无数次你也不觉得有什么。而颜无味,是外人。”

    包百病看着她,深深地道:“为什么分明亲近的人付出更多,你却只看得见外人做的事情?”

    小草哑然,皱眉看着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