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预兆-冠上珠华章节-秘密爱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冠上珠华第十章·预兆 

    能安安静静的过日子,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苏三老爷不好答话,就只是讪讪的笑了笑,听见贺太太问起苏邀,才松了口气:“幺幺听说您回来了,却又不知道您的船什么时候才到,所以这些天都会去码头那边等着”

    刚好错开了。

    贺太太揉了揉眉心,这才想起来她是接到书信就带着贺二奶奶直接去了汪家的,脚下的步子就顿了顿。

    苏三老爷怕她又要赶着回去,小心的看着她的脸色开口:“不过已经让人去告诉她了,您要不先在家里等一等?幺幺近些天都在念叨着您什么时候回来,老太太也每天都问呢。”

    贺太太看他一眼,有些诧异的发现他从前萦绕在眉宇中的浮躁都散去了,如今整个人看上去都比从前要顺眼上许多。

    不知道为什么,贺太太心中之前还不断散发的烦躁和怒气又消散了-连苏三老爷这样利欲熏心的人都能改好,说明事情还是在往好的方向走,既然如此,她做什么要提前担惊受怕呢?

    这么想着,她的心情平复许多,摸了摸袖子里那封信,淡淡的道:“领我去见见你母亲吧。”

    苏老太太正在跟苏杏仪打听苏嵘的消息,得知苏嵘回来以后就又出门了,她心里总是不大安心,偏偏苏邀最近又得忙着去等贺太太,她心中无论如何没个底,只好问苏杏仪苏嵘身边的人到底带齐了没有。

    苏杏仪也明白她担心,不厌其烦的安慰她:“他做事向来有分寸的,既然他不告诉咱们,自然有他的道理

    苏老太太缓缓呼了口气:“能有什么分寸?他分明在别庄住的好好的,若是没什么事,怎么会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急急忙忙的赶回来?”

    都瞒着她一个人!

    苏老太太心里有些委屈,又有些控制不住的难过。

    她知道孩子们都是为了她好,可是最近她总觉得风雨欲来。

    老人老了,其实跟小孩儿也差不多,苏杏仪耐心的劝慰她:“等到晚一点,幺幺跟嵘哥儿就都回来了”

    为了引开苏老太太的注意力,她又提起汪家跟谢家的事儿来说:“嵘哥儿也就是小时候,总是一副侠义心肠,自从受伤之后,他什么时候管过闲事?这回倒是稀奇了,竟然还出手教训了谢家”

    苏老太太想也不想的就道:“咱们家得了汪家这么大的人情,不说纷纷的亲事就是咱们家的错,先说申大夫的恩情,那也不能袖手旁观,嵘哥儿做得对,他若不这么做,才真是对不住良心呢。”

    絮絮叨叨说了一会儿,苏老太太的心情总算是稍微好了些,接了苏杏仪捧过来的枇杷膏要喝,忽然听见外头余夏惊喜的通禀,说是贺太太到了。

    她急忙将手里的枇杷膏放下,朝着门帘处看去,果然,下一刻帘子被掀了起来,贺太太便走进来了。

    “可算是回来了!”苏老太太感叹一声,脸上情不自禁的浮现出笑容,伸手一把拉住了贺太太,上下打量了一阵,才道:“清减了。”

    “赶路么,风尘仆仆,难免的。”贺太太笑着把苏杏仪给扶起来,答了苏老太太一句,又问苏杏仪温宗斌和温宗华两兄弟。

    “他们读书去了。”苏杏仪笑盈盈的,精神比从前好多了:“一月也才回来一次,到时候再让他们来给您请安。”

    贺太太笑着点头,又道:“是,孩子也不能太娇惯着,让他们自己去书院呆着是好事,也学学人情世故,扩宽眼界。”

    又让苏杏仪待会儿差人去拿礼物。

    寒暄完了,贺太太才笑着问苏老太太:“还在外头就见你这院子伺候的人都小心翼翼的,怎么,又心情不好不成?”

    临到老了,她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反而越发的亲密,这一句打趣出来,苏老太太也只是笑骂了一声,才摆了摆手,让伺候的人下去,说了苏嵘从别庄回来的事:“最近也出了太多事儿了,淳安被褫夺了郡主封号,庄王妃不知道怎么的忽然说是要保胎把申大夫给叫走了,嵘哥儿这么急匆匆的从别庄回来,我怎么能不担心?偏偏她们什么都不跟我说。”

    贺太太略微蹙了蹙眉。

    她之前一直在驿站,接到的书信只截止于在苏明清的事儿上,后来赶路回来,想必苏邀就算是送了信,也是错过了。

    她揉了揉眉心,认真的听完了最近发生的事儿,才靠在椅背上缓缓牵了牵嘴角:“怪不得呢,苏家复爵,他们当然要慌了,否则的话,真等到太子的案子翻过来,他们可怎么办呢?”

    苏老太太也沉沉的叹了口气:“可不是,事情看似是告一段落了,可是哪里有那么简单?不说别的,只说秦家那么多年在漕运上的利益,送到哪儿去了?三皇子真的在废为庶人后还能指使得动徐家魏家?邵文勋做的那些事儿汾阳王当真就一点不知?笑话!”

    打蛇不死,就只能担惊受怕。

    贺太太也知道苏老太太的压力,若是还跟从前那样,事情坏到极点了,反而心里的压力会少一些,反正再糟糕也就是那样了。

    可现在好不容易事情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若是再从云端摔下去,那才是真的让人无法接受。

    她拍了拍苏老太太的手背:“你心里有数,孩子们心里也有数,不管是嵘哥儿还是幺幺,她们都是顶顶聪明的孩子,你放心吧。”

    说完,她不等苏老太太再谈论这件事,就淡淡的道:“倒是我这里,真的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一说。”

    很少见到贺太太这样认真严肃的样子,苏老太太也跟着认真了起来:“你说。”

    贺太太将一直揣在袖子里那封信拿出来,面色沉沉的对苏老太太说:“齐云熙的信。”

    齐云熙

    苏老太太的神情一开始有些茫然,而后便克制不住的攥紧了拳头,浑身都紧绷了起来,语气冷淡的呵了一声:“她音信全无这么多年,这个时候忽然来信?”

    贺太太面无表情的将齐云熙还打算给汪悦榕说媒的事情说了,有些讽刺的道:“还说是知道汪家我的姻亲,我却只觉得可笑,你说说,她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