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话:历练(分道扬镳)-送魂笔录章节-秘密爱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送魂笔录第十四话:历练(分道扬镳) 

    毛瑞梁刚说完,大家刚准备四散开始找,张传正突然说道:“毛师兄,有件事情我只是猜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啊,怎么像个女人似得?”肖爷赶紧说道。

    张传正瞪了肖爷一眼说道:“我和蒙标守夜的时候,我和他商量过,他守的上半段,我守下半段,他叫我的时候,我只看到他往他的帐篷走了,并没有看到他钻进帐篷,后面我又打了一会儿瞌睡,不知道他是不是那个时间走掉的。”张传正说话声音越来越小,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失职。

    肖爷说道:“你是猪吗?就那么能睡?得了,蒙标肯定是你打瞌睡的时候走掉的。”

    我心里更加疑惑,这蒙标是去哪里了,去干什么?还有我附物里面的白发阴魂也不见了。这两件事凑在一起肯定就不是巧合没那么简单了。

    正当我还在思考的时候,蒙标的声音传了过来:“别找了,我回来了。”

    看到蒙标回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心里的担心也放下来了。蒙标和那个白发阴魂一起不见了,现在蒙标回来了,那是不是说明那个白发阴魂已经被蒙标收住了?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不好问,一问的话什么事情都得抖出来,包括我们这个队伍里面有居心叵测之人这件事。

    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如果这个消息出来了,那这个队伍里面将会充满着猜忌和怀疑,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既然回来了,那就吃饭吧,不过蒙标啊,以后你要出去不要偷摸的走,至少也和我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打声招呼。”毛瑞梁说道。

    蒙标点了点头,端起塑料碗就在草地上坐下,闷头开始吃着饭。

    气氛慢慢低沉了下来,谁也没问蒙标干什么去了。大家都知道他的性子,不说的事情怎么问都不会说。

    可是我沉不住气,因为那个白发阴魂突然失踪,我得问问蒙标这都不知道,不过我没有直接说,我只是旁敲侧击的说道:“蒙师兄,你刚去哪儿了?”

    我话一问出,大家都齐刷刷的看着蒙标,蒙标看了看大家,最后把目光落在我身上说道:“刘师弟,你为什么这么做?”

    “我怎么了?”我很疑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蒙标说:“昨晚我守夜的时候,隐约感觉我们这里还有一个怨魂存在,最后我用法门找了找,那个怨魂就在你的帐篷里面,我拉开了你的帐篷,看到边上一块附物上面还贴着困符,我把困符撕掉之后把那个怨魂收到我的附物里面了。”

    “你怎么能私自开我的帐篷呢?”我皱着眉头说道。

    蒙标呵呵一笑说道:“我说那个打晕我的那个怨魂没在人洞子里面呢,原来是被你收走了,你收了又不送走,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那个怨魂去哪儿了?”只有我知道,那个白发阴魂并不是什么怨魂,其中的事情我还没弄明白,所以我必须要找到它。

    蒙标冷哼一声说道:“你明知道那个怨魂上过周宏的身,还把我弄晕了,你收到之后不但不拿出来交给我们处置,反而还留在身边,怎么?你还想用它来对付我?就比个赛,至于这样吗?”

    大家听到蒙标这么一说,都齐刷刷的看着我,似乎我真的在作弊一样。

    “蒙标,你没什么证据不要乱说!我大刘哥不是这样的人!”肖爷站起来对着蒙标说道。

    蒙标冷哼一声说道:“你以为你收进附物里面的怨魂我就找不到了吗?”

    “那个怨魂去哪了?”我继续问道,并不想解释太多。

    蒙标说道:“还能去哪儿,被我打散了,这怨魂还真能跑,我追了两座山。我警告你,这样的事情只有一次,如果在发生,我对你不客气。”

    我没有理会他威胁的话,我关心的是这个队伍里面到底谁在是居心叵测的那个人。我继续问道:“你打散之前,它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蒙标哈哈一笑回答道:“你真是搞笑,我茅山弟子对于敢对我们下手的怨魂会给它蛊惑人心的机会吗?我把它从附物里面抽出来的时候就毁了它的五识,对于这种天堂有路不走的怨魂我从来都没什么好说的。”

    “什么?”我猛的站起身来说道:“蒙标,你打散之前”

    “我就问你到底是几个意思?如果你要靠耍手段来算计我的话,我奉陪到底。”蒙标也站起身来,语气凶狠的说道,他甚至没有等我把话说完就开始放狠话。

    得,这唯一的一条线索也被蒙标毁了,这个蒙标做事这么鲁莽似乎也符合它的性情,如果换别人这么做的话我还真的会怀疑队伍里面那个居心叵测的人就是他,对于那个白发阴魂的话,我肯定是相信的。因为它身为一个灵神,不会去瞎编这种事情。

    现在的问题是蒙标觉得我怕输掉比赛,而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去干扰他。相处这么久,我知道他这个人认死理。不管我怎么解释,他都会无动于衷,既然这样,我也没想和他解释什么。

    毛瑞梁清了清嗓子说道:“刘师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蒙标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我是留了一个白发阴魂没超度,那是因为那个阴魂还有意识,而且它求我带它去一趟迷魂埫。我并不是想要用这个阴魂来害蒙标。”

    “你放屁,你明明知道这个怨魂就是当初在洞里暗算我的那个,你他妈还把他留在身边,你他妈比的到底安的是什么心?”蒙标见我不承认,语气开始激动起来。

    肖爷猛的两步走到蒙标身边说道:“蒙标,你嘴巴最好放干净一点,你再这么说话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怎么地?想打架?”蒙标仰着头看了一眼肖爷,肖爷比蒙标要高要壮,但是他的脾气比较倔。

    毛瑞梁走过去赶紧拉开肖爷说道:“好了好了,有话好好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刘师弟,我信你说的,我也知道你没有恶意,不过这样的事情,你应该和我们说一下,我们毕竟是个团队,大家什么事情都有商有量的不行吗?”

    “就是,怎么小门小派都喜欢做些偷偷摸摸的事情?这难道是你们门派作风?”张传正开始火上浇油。

    对于张传正这个人,对他的冷嘲热讽我自始至终都没有理会过,但是这次我有点忍受不了了。我斜眼望着他说道:“你再说一次?”

    “难道不是吗?你不觉得你的理由太牵强了吗?一个阴魂要去迷魂埫,还需要你带过去?它难道找不到方向吗?蒙标的话还真说对了,为了个比赛怕输了法器你就搞这样的小动作,真想不明白你师父怎么会收个你这样品行的徒弟,是你走后门了还是你师父瞎了?”张传正再次说出了一番让我怒不可歇的话。

    任何人都有底线,我也一样。如果被别人踩到底线了,还不知道反抗的话。那我这辈子也算是白活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脾气好的和脾气不好的。再没有第三种没有脾气的,我自认为脾气好,但是也不是没脾气。我放下手中的碗,微笑着朝着张传正走了过去。

    他慢慢的站起身来,不知道我要干嘛,我走到他身边,抬脚就朝着他踹了过去。刘志强赶紧走过来抱住我说道:“有事好好说,别动手啊!”

    我对着有点发懵的张传正说道:“我告诉你,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我和蒙标之间的事情要你多嘴?别整天大小门派挂在嘴边,清华还出杀人犯呢,别整天打着灵宝派的招牌在这里看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在这里比真才实学,你算哪根葱?”

    可能没脾气的人发起脾气来才是最可怕的,张传正被我踹了一脚之后居然没有继续叫嚣。他只是眼含恨意的盯着我再也没有说话。

    这个世界上,不管再哪里,还真的不缺欺软怕硬的人。

    “哎呀,有话好好说嘛,动手干什么呢?多大点事,说开不就好吗?”毛瑞梁开始打着圆场。

    蒙标站说道:“刘X,我可以不计较你暗算我,但是你给我听明白了,如果再让我发现一次。你别怪我出去之后让我师父去找你师父说理。”

    肖爷看我动手了本来想过来帮衬我,他走到一半听到蒙标的话之后转身说道:“我说你是不是聋啊?大刘哥说那个阴魂只是想要去迷魂埫,并没有要害你的意思,他要害你还会把那块附物打上困符吗?是你自己撕开了困符主动找上那个阴魂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还怪起别人来了!”

    “又关你什么事?给我滚一边去!”蒙标冷眼看着肖爷。

    肖爷哈哈一笑:“给你脸你还真当自己是一回事了,老子就是看你不爽怎么着?整天板着个脸装逼的玩意,实力不行还尼玛到处乱跑,第一次装逼要自己一个人一组结果不是被搞晕了?第二次装逼跑到人洞子里面被周宏打的时候,是大刘哥第一个冲上去帮你拉开了被附身的周宏。你他妈一句谢谢都没有也就算了,反过来还污蔑别人针对你,你的脑子里面装的都是屎吗?”肖爷这个暴脾气一上来,根本就拉不住,说着说着就朝蒙标走了过去。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我赶紧睁开刘志强,跑到肖爷面前拉住肖爷说道:“算了,说两句就好了。”

    肖爷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蒙标,冷哼声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

    蒙标也哼了一声说道:“现在的人,敢做不敢当,毛师兄,我申请退队,迷魂埫我自己去,和这样的人待在一个队伍里面,我浑身不舒服。”蒙标说完就往自己的帐篷走了过去。

    张传正也赶紧接话说道:“蒙标,我和你一起,这哪里是什么道家弟子,整个就一流氓,一言不和就动手,我也受够了。”

    毛瑞梁赶紧阻止道:“各位师弟,都是道家人,何必闹成这样,这次历练本来就是一场缘分,师父们好不容易把我们凑到一起,目的就是给我们一次合作交流的机会。你们这样闹,对得起师父们的一片用心吗?”

    蒙标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毛瑞梁说道:“毛师兄别说师父们了,历练就历练,我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要把一些杂七杂八的门派也加进来,我们正一派自己人组队历练不行吗?我反正不和他们两个组队了。”

    “对,我也是。”张传正附和道。

    蒙标这么一说,明显是在拉山头,因为茅山,灵宝和清微都属于正一派。他的意思很明确,这是他们正一派为主导的历练,其他人是龙是虎都得盘着卧着。

    毛瑞梁叹了口气说道:“刘师弟,你和蒙标还有传正道个歉,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好不好?”

    毛瑞梁这么讲,意思也偏向了他们,当然这也无可厚非,他们都是正一派的弟子,师辈们来往又比较密切,他清微派也不好为了我和肖爷得罪了茅山和灵宝。

    我呵呵一笑说道:“毛师兄,不让你为难,我们俩单独去,到时候迷魂埫见。”

    (六点档!)(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