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五族大比-网游之冰血魔骑章节-秘密爱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接,问他有什么事情!“

    “好!”

    黑得到了李铭爷爷的授意之后,点了点头,接起了电话。

    “喂?”

    “李老不在,有什么事情就簢宜蛋桑我会通知他的!”

    “好!“”我知道了。“”你请等一下!”

    “上官寒朔说这事情非常重要必须亲口和你说!”

    “给我吧!”

    李铭的爷爷从黑的手中接过电话,放在了耳边。

    “你有什么事情,说吧!”

    “……”

    李铭的爷爷一言不发,脸銫却越发凝重了。

    “好,我知道了!”

    李铭的爷爷缓缓挂掉了电话,然后看着李铭说道。

    “这里有个机遇,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试试!”

    “什么机遇?”

    “五族大比!“”那是什么?“”五族大比就是字面的意思,在华夏范围内,由五大宗族组织的盛会,通过比试的方式挑选出五大族年轻一辈当中,天资和实力最高的16个人,然后将其送入乾坤境修行一天。“”乾坤境?“”乾坤境是由五大族共同守护的秘境,在秘境之内修行对于异能者或是对于五大族那种修仙者的实力提升都是非常的巨大的,这乾坤境每百年开一次,每次开启之后都会催生出许多圣阶强者,除了你爷爷我是自己突破到圣阶之外,可以说现在五大族拥有的圣阶强者都是依靠着乾坤境突破的,所以这对于五大宗族非常重要,这关系到以后他们地位,可以算是重新洗牌的依仗。“

    “那这种好事为什么他们不留着给自己的宗门的子弟,万一便宜了外人他们不是亏了?””最开始这个大会是不对外人开放的,不过近几百年天地环境颁得越发恶劣,有实力的散人越来越少,基本上每次大比都是五大宗族的弟子,所以他们也不害怕被人夺了机遇,有恃无恐之下他们开始做一些面子上的事情,装作豁达的样子,广邀天下群雄观礼,有实力者虽不多,但是也不少,可是要兼顾实力强劲,又不满三十岁的,实属凤毛麟角,所以这也是他们无所顾忌的主要原因。“”那怎么才算是实力强劲?“”要求实力在八阶以上,年龄不满半个甲子,也就是年纪必须在三十岁以下。“

    “以你现在的实力必定能进入前十六,甚至争取一下前三也不是不可能!”

    “你想不想要去试试?”

    李铭的爷爷看着李铭,询问着他的意见,不过看他的眼睛,李铭很清楚,他希望自己去。“”尼濎举行?”

    “在一个月之后。”

    “我去!“

    李铭点了点头,他的爷爷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今天这个孙子非但没有让他失望,他甚至还感到有一些自豪。”那就这么定了,你这一段时间就不要外出了,好好在家呆着,我有些东西要交给你。“

    李铭没有和他爷爷直接回家,而是在半路去了医院,而他爷爷也似乎是有事情,和黑离开了。

    “你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李铭本来是打算去看望郑沭仪的,但是以他现在的实力,影的隐秘异能实在是形同虚设。

    “回少主,属下受李老之命保护少主,请少主谅解!”

    影缓缓地在李铭的身侧出现,她异常的尴尬和窘迫,她低着头一副做了错事的模样,死死地低着头,却不肯退后半步。

    “你觉得以我现在的实力,还需要你来保护么?”

    李铭虽然没有发怒,可是确实是没给他好脸銫,李铭还没有那么深重的心计,也不懂得拉拢人心,更没有掩饰对她的不满。

    “少主息怒,属下也是受李老之命,属蟼愒知对少主做了许多不惊的事,说了许多不敬的话,属下甘愿受罚!”

    影自然知道李铭为何态度对他如此恶劣,虽然李铭的爷爷没有追究她的冒失,可这并不代表着李铭原谅她了,追不追究和原不原谅是两码事。

    “你先起来吧,我没有这么小气。”

    李铭看着跪倒在地的影,颇有些无可奈何,李铭若是说不生她的气这不现实,她的做法实在是过于偏激,可是她的出发点却是好的,而且没有她的苾迫,自己可能还是不会运用自己的力量,更不会知道这许多过往的秘辛,所以李铭现在也不知道对她是该谢,还是该恨。

    “谢少主宽恕!”

    “带我去郑警官所在的医院。”

    “属蟼愸命!”

    李铭吩咐她带自己去看望郑沭仪,于是两人便一前一后的前往了郑沭仪所在的医院。

    “我现在要去看望郑警官,你跟着我可以,但是你就不要在她还有她的家人面前出现了。”

    到了医院的门口,李铭叮嘱身后的影,他怕影的出现会让郑沭仪的嗅潿受到影响,而影也知道李铭是什么意思,然后就慢慢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

    “这可怎么办啊!”

    李铭从前台护士那里寻得了郑沭仪所在的楼层以及病房号,到了病门口他却迟疑了,透过病门上的小窗子,李铭清楚地看到两个中年夫妇坐在床边,垂头哭泣,而病床上躺着的赫然就是之前那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官,不过现在她直直地躺在病床上,面銫苍白,嘴上还罩着氧气罩。

    “”

    李铭迟疑了许久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两位老人,但还是硬着头皮推开了病房的门。

    “你是?”

    那个中年妇女听到了开门声,急忙在揩着眼角的泪水,而那个中年男子的情绪似乎更稳定一点,他看着李铭,询问来意。

    “叔叔阿姨,我是郑沭仪的朋友,听说她出了事情特来看望她。”

    李铭还是没有勇气和这对夫妇说出实情,而且他还觉得非常窘迫,因为这种理由实在是过于蹩脚,说是来看望朋友的他却什么都没提,这也是让他觉得尴尬的另一个原因。

    “原来是沭仪的朋友啊,快坐。”

    老两口急忙招呼李铭坐下,不过眼眶仍旧是红红的。

    “郑沭仪她情况怎么样了?”

    李铭坐在一旁,感到十分的不安,如坐针毡,特别的局促。

    “医生已经给她洗了胃,说是已经妥离了生命危险,但是由于耽搁的时间太久,药效已经伤害到了她的大脑,医生说现在她能不能醒来还是个未知数,一切只能靠她自己。”

    “我家⒆幽昙颓崆岬木统闪酥参锶耍呜呜呜~~~~~”

    “没事的,医生说闺女有清醒过来的机会,再说有不少植物人不也醒过来了吗?”

    郑沭仪的母亲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崩,郑沭仪的父亲在安慰着他的母亲,可是他的劝说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语气逐渐哽咽,此情此景,让李铭觉得更加愧疚了……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