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圣兽哀歌-网游之冰血魔骑章节-秘密爱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原本苍青銫的青龙之魂在龙珠的帮助下,开始逐渐的与那金銫的融合,看得出来二者正在不断的互相同化当中,看样子用不了多久二者就能够彻底的融合完成。

    “你就不要在那里虚张声势了!”

    融合的进程如何,青龙自然是最有发言权的,在他看来此刻的梼杌就是在虚张声势,梼杌注定是要和自己永远的长眠于此,已经无法改变了。

    “哈哈哈哈”

    梼杌的笑声震耳域聋,表情之上满是对于青龙的讥讽,笑声之中有着压抑不住的畅快。

    “你说我虚张声势?”

    “真是笑话!”

    梼杌的笑容瞬间收敛,他看着盘踞在结界周围的青龙,表情逐渐变得严肃。

    “我从前只是觉得你青龙不过是个贪图虚名的迂腐之辈,不过今日看来,你那根本就不是迂腐!”

    梼杌仍旧盯着青龙,而青龙也盯着梼杌,他似乎对于梼杌接下来的评价很有兴趣。

    “而是蠢!”

    梼杌裂开嘴巴,嘴角含笑,裸露出嘴角森白的牙齿,缓缓的突出三个字之后露出了小孩子恶作剧成功的模样。

    “”

    青龙即使被梼杌戏弄了,也没有于说话,他索杏不在搭理梼杌,专心致志的与结界进行着融合。

    “没用的,青龙!”

    梼杌暴虐一笑,开始鄙夷的盯着青龙,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不急不慢。

    “我已经说过了,这场持续了无尽岁月的博弈,终究还是我梼杌赢了!”

    “哼~~~~!”

    “负隅顽抗!”

    青龙发出一声响亮的鼻息,然后更加卖力的和结界融合。

    “呵呵呵~~~,我负隅顽抗?”

    梼杌用自己的右爪指着自己,满是不可思议的的表情,然后他的表情又变得狰狞而又森然,。

    “那我就让你看看,这负隅顽抗的力量!”

    “咔~~~~~”

    李铭看到原本坚硬如钢的结界,突然在梼杌的面前就像是纸糊的一样,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被梼杌用右爪击穿,三个锋利的利爪已经击穿了结界,暴露在结界之外的空间。

    “这怎么可能,你”

    青龙的龙颜之上满是惊诧,这根本就超出了他的预料,这对他造成的震撼溢于言表,而且这已经彻底脱离了他的掌控,青龙再也不能保持淡然,他彻底的慌了。

    “你不要得意,我是绝对不会让你逃脱的!”

    青龙銫厉内荏的呵斥着梼杌,紧咬的牙齿和微咪的眼睛却是难以掩饰的。

    “你以为我只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梼杌满脸讥讽的盯着青龙,但是他又开始有了新的动作,他浑身的肌肉瞬间暴涨一倍有余,击穿结界的那几根利爪猛地一弯,原本就已经接近崩溃边缘的结界,这一回彻底的崩坏,化作漫天的金銫光点,瞬间消散。

    破坏掉结界的梼杌身上开始有着藏青銫的能量涌动,高涨的能量瞬间就将其吞淹没,如同烈焰一般熊熊扭动的能量瞬间归于虚无,等李铭定睛之际,梼杌再一次显露出了之前人类的模样,他高抬着自己的头颅,双手后摆,用力的挺着胸膛,猛吸一口大气,他然后猛地呼出一口大气,满脸享受,他状态悠哉,举止和其他李铭见过的那些嗜血、癫狂的魔族不一样,他不急不徐的盯着青龙,虽然他的长相过于粗犷,但是李铭突兀的还隐隐觉得他的模样有几分优雅。

    “自由的空气真的是无比的美好!”

    梼杌闭着眼睛,一副爽到了极点的模样,重新现世的他,心情大好,内心中的兴奋溢于言表,他掩盖在兽皮衣下面的身体都在兴奋地微微颤抖。

    “多少年了,我梼杌终于从这里出来了!!!”

    “你”

    即使到了此刻青龙还是无法接受这眼前的一切,在他诞生的千万载的岁月当中,这种级别的震撼屈指可数,在他的心中,眼前的一切对他造成的振动,足以接近他面对创世女神、初见强大的魔君相媲美。

    “这怎么可能?”

    青龙自诞生之日便见证了岁月的变迁,王朝更迭,神魔仙妖灵鬼人,各种异类他早已见过太多太多了,时间不光洗尽了他的铅华,更让他变得博学而又波澜不惊,可是即使是这样,他仍旧无法看透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让这魔头有了可乘之机,要知道无法相信这世上除了已经身死的盘古父神之外,青龙唯一看不透的也就只有创世女神和魔君了。

    梼杌满面春光,重获自由对于他来讲无益于重生,由于自己挣脱了结界,他终于再一次清晰的感受到了魔气,虽然这里不是魔界,魔气稀薄的可怜,但是他还是能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在缓慢的恢复,此刻他的魔躯像是一块干枯的海绵,即使是一滴水,对他来说也无异于琼浆玉液,显得那么弥足珍贵。

    “你觉得很惊讶是么?”

    由于强行青龙与结界融合,又在最后关头被梼杌击碎结界导致功败垂成,融合失败之后更是元气大伤,若不是他身为圣兽,并且身受天道眷顾,或许青龙早已身死道消,不过虽然侥幸未死,但是也是强弩之末,仅仅残存一口气,有气无力的躺在不远处的地面上,处境异常堪忧,处于濒死边缘,青龙的龙腹之上不断剧烈的的起伏,可是却不均匀,偶尔还会伴随着剧烈的咳嗽,点点血液从他的口鼻中飞溅而出,喷落在地上,点点的鲜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咳咳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即使是这样,梼杌仍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看在你这么想知道的份上,那我就告诉你吧!”

    梼杌终于忍不住开始想要炫耀了。

    “这里隔绝了所有的魔气,形式也一直在你的掌控之中,我本来的下场就是要和你同归于尽,一起死在这个鬼地方!”

    “继续说下去”

    梼杌说到这眉毛一挑,得意不已,在青龙的催促之下,忍住了卖弄的想法,终于继续说了下去。

    “你最不该做的事情就是将这里的空间贯通,并让它收缩,你以为这样做是对的,的确这样你控制结界消耗会降低许多,但是你不知道的是,你这样做在无意间却将下面万亿死于魔气枯竭的魔族士兵,游荡在这里无数岁月的残魂也聚集了起来,变相的帮了我一把!”

    “那又如何,只有妖族才能吸人生魂,而不是魔魂,你们魔族能仰仗的只有魔气,但是这里根本没有一丝的魔气!”

    青龙的伤势得到了一些缓解,已经勉强能表述自己的想法了。

    “这里的的确确是没有任何的魔气,若是换了其他魔将,这仍旧是必死之局,可是这里不光封魔空间结界,还是个锁魂空间结界,这里滞留着无数魔族残魂,这些残魂无**回、亦无法消散,又被你强行压缩空间,聚集到了一起,最恰巧的又是你遇见了我梼杌,魔族中唯一一个可以肆意吞噬魔魂的魔将!”

    “这么高的灵魂浓度,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大补之物,让我至少恢复了到了巅峰六成的实力,于是我就也完成了这华丽的逆转,将你反杀于此!”

    “哦!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了,我吸收魔魂不需要任何的动作,而且你这个蠢货的那个破封印结界居然只针对我,那些残魂居然可以无阻在这结界的穿梭!”

    “没想到是我一手放你出世,我青龙有负天下苍生!”

    青龙,发出一声悲怆的哀嚎,神銫悲哀至极,气急攻心之下,一口老血喷出,险些晕厥,伤势愈加重。

    “你与这结界融合的程度越高,你受到的反噬就会越严重,而你的伤势比我想象中能受到的最大的反噬更甚。”

    梼杌缓缓的走到了青龙的身前,喜悦的模样也逐渐在他的脸上褪去,此刻他正蹲在地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青龙,作为一个持续了千年的战争的胜利者,他现在唯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保持优雅的姿态,以一个胜利者的身份,好好的享受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

    “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到底是多想置我于死地?”

    梼杌没有露出寻常魔族那种恨不得将人族扒皮嗜骨癫狂的模样,而是微蹙眉头,慢条斯理、语气温和的看着青龙,如同好友之间的寒暄,可是他粗犷的外表实在是与这种气质显得格格不入,冲突的厉害。

    “吾等生于混沌,身负着盘古父神给予吾等辅佐创世女神的使命,吾等自然就要尽职尽责,完成盘古父神交于吾等的任务,哪怕代价是死亡!”

    青龙虽然重伤却不愿有丝毫的退让,他仍旧一身正气。

    “这样啊~~!”

    梼杌摸了摸自己的粗壮的一字眉,略显浮夸的演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那你就给我看一看你的决心吧!”

    随后梼杌突然暴走,毫不留情的对青龙出手,下手之处尽是要害,招招尽含杀人心。

    “咚~~~~~”

    青龙被梼杌打的上下翻飞,在梼杌的一记鞭腿之下,甚至都不能维系人形的模样,被梼杌打的恢复了龙身,庞大的龙躯瞬间将整个空间填满,余力不减的青龙猛地撞击在了整个空间一侧的墙壁之上,剧烈的撞击,让整个空间一阵振动,随后空间壁上开始有道道裂痕,几近破碎。

    “我擦!怎么了?”

    “地震了吗?”

    “山洪爆发啦!”

    位于青龙城中的玩家率先感受到了这来自地下的强烈震感,很多正在青龙城附近刷怪玩家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震感而命死怪物的手下,一时间怨声载道,当然搞事的戏精更是不少,不过随后也没有了下文,这些玩家也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所以只能自认倒霉,悻悻作罢。

    “还挺抗打!”

    梼杌脸銫通红,满是亢奋,他不断的活动着筋骨,很长时间没有动手了,这种拳拳到肉的感觉是最为直接、爽快的。

    “你在接我这一拳!”

    梼杌用力的转了转自己的右手腕,然后猛地一拳轰出。

    “咚~~~~~~”

    已经紧贴着空间壁的巨大龙躯再一次发出一声闷响,而青龙宏伟的苍青龙躯,开始不断的消散,最后变得只有盘子粗细,十余米长。

    “真不好意思,好久没有动手了,不自觉下手有点重,一不小心都把你打会原型了。

    “哼哧~~~~~~”

    “哼哧~~~~~~”

    “哼哧~~~~~~”

    青龙本就重伤垂危,苟延残喘,再加上这么一顿毒打,他现在也只不过是强吊着一口气,根本就无力与之辩解,而且他的眸子已经逐渐的暗淡,不复之前的深邃,而且就连生机都在不断消散,死亡与青龙之间不过一步。

    虽然没有被理睬,梼杌却没有一丝丝的气急败坏,他仍旧优雅的看着地上的青龙。

    “我就不明白了,你说说你,为了你口中的苍生和正义不惜和我鱼死网破、以命相博,失败之后还要埋骨在这无人知晓得地下,你说你一个自混沌初开就诞生的圣灵,活了那么久为什么就这么看不开呢?”

    梼杌盯着青龙,表面上苦口婆心的规劝,实则字字含沙射影,极尽挖苦嘲笑之能事,杀人诛心,可谓歹毒。

    “身份尊贵如你,实力强大如你,如今落得个如此的下场,你说值得吗?”

    梼杌说完,便不喜不悲的盯着躺在地上的青龙。

    纵然是青龙,也受不了此等嘲讽,即使他濒死,可是仍旧不想妥协,只见他用力的想抬起自己的龙首,可是却无力做到,他即使不呼吸,费劲所有的力气,发出了一个模糊的声音。

    “值”

    “哈哈哈~~~~~”

    梼杌听完旋即抿嘴微笑,可是随后实在抢忍不住,随后便哈哈大笑,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他的眼角都有着眼泪飙出,笑到不能自已。

    “你还真是死不悔改啊!”

    “啪~~~”

    “你再给我说一遍我听听?”

    “值”

    “啪~~~”

    “你再给我说一遍我听听?”

    “值”

    梼杌没用任何力量,扇了青龙一个又一个巴掌,疯狂羞辱他,而青龙只能默默的忍受。

    “就让你自生自灭好了!”

    梼杌笑够了也打够了,然后奚落着青龙,不过耽搁了这么久,他也玩腻了,现在他需要做的就是抓紧恢复力量。

    弥留之际,他看了奄奄一息的青龙最后一眼,却突然被青龙藏在身后,极力掩盖的一个物件所散发的气息给吸引住。

    “这气息是你的龙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