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五零章 月秀宫  大红妆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崇文帝伤心得难以自持,若不是他是九五之尊,此时此刻,他已经哀嚎出声。

    烧毁的是他的宫殿,烧死的是他的美人。

    “那淑宁宫里,以前住的是太祖皇帝的爱妃,如今住的是朕的定嫔和焦美人,朕看她们二人,就如那娥皇女英一般,如今少了一个,朕的心啊,也碎成了两半,一半跟着焦美人去了,另一半,另一半却还要为定嫔悲痛不已。定嫔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姐妹被活活烧死,她岂能心安,又岂能独活,宗人令,你说呢?”

    前半段话,宗人令强忍着才没让自己呕吐出来,可是后半段话,宗人令就又庆幸自己没有呕吐出来。

    小皇帝这是挖了坑,想让他往下跳呢。

    凭什么?

    就凭定嫔和他家那八竿子才打到一点点的亲戚?

    当初,也是凭着这点儿亲戚,太皇太后才给定嫔封嫔的,说起来,还真是看在他的面子上。

    宗人令憋了一肚子的浊气,强忍着想要发作的冲动,小皇帝脑袋是被驴踢了吧,现在是什么时候?秦王已经打进北直隶了!

    你还真把秦王当成韩广严化那种乱臣贼子了?

    或者,你以为秦王是后晋那些余孽?

    再或者,你当秦王和那些占山为王的泥腿子是一路的?

    人家和你一样,是妥妥的皇室,是太祖子孙!

    且,大齐朝立朝也不过几十年,除了后晋小朝廷以外,还有前朝留下的老人没有死,他们和他们的子孙,还在心心念念着前朝。

    秦王是什么血统?你忘了吗?人家的生母是前朝公主,而且还是嫡出的公主!而你不过是杨家女人生的,秦王的血统不但比那什么后晋之主更纯正,而且比你还要高贵。

    就快要兵临城下了,你不想着如何稳定朝堂,反而在这个节骨眼上整出夭蛾子,你嫌自己死得慢,还是嫌这龙椅坐得不舒服?

    宗人令不动声色,说道:“令嫔倒是个有福的,想来是沾了陛下的福。”

    崇文帝在心里把这老子骂得狗血喷头,朕明明是说令嫔不应该再活着,你在想啥?

    “宗人令,如今焦美人香消玉殒,朕这才发现,后宫空虚已久,朕想充盈后宫,还想辛苦宗人令,将朝中五品以上官员家中尚未婚配的女子,拟出名册报上来。”

    崇文帝索性也不兜圈子了,直截了当。

    宗人令服了,他是真的服了。

    宗人令发现,其实他对崇文帝的了解还不够深,他以为那样的崇文帝就已经是极限了,可是事实告诉他,那样的崇文帝还只是山之腰,嗯,此时的崇文帝也还没到山之巅。

    山之巅在哪里?

    宗人令觉得,那已不是他能够想像的高度。

    是神之所在。

    “老臣领命。”宗人令佩服得五体投地。

    “跪安吧。”崇文帝满意了,宗人令这老头儿还是很识实务的。

    打发走宗人令,秋秋也终于忙过,过来向皇帝汇报。

    崇文帝的心思却早就不在这上面了,他急切地问道:“乐伎进宫的事如何了?”

    秋秋温驯地说道:“恭喜陛下,乐伎明日就能进宫了。”

    “啊,真的?”崇文帝欣喜若狂。连他也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如此顺利,而且进展得还如此之快。

    “是啊,原本奴婢还让钦天监选了吉时,可是昨晚出了那样的事,奴婢觉得,还是要趁着这个时候冲冲喜才好,就自作主张,让那些乐伎明日进宫了,奴婢逾越,还请陛下降罪。”

    秋秋说完,便双膝跪倒。

    “快起来快起来,你为朕解忧,何罪之有?唉,若非你提醒,朕还真是忘了,这后宫里是该热闹热闹,冲冲喜了。”

    崇文帝想到这里,又蹙起了眉头,昨晚那种不甘的感觉又来了。

    凭什么那些没用的女人都能住在华美的宫殿里,锦衣玉食,使奴唤婢?

    他的小兰君却要混在低三下四的乐伎里偷偷进宫?

    “朕记得,离淑宁宫不远,也有一座宫殿是空着的?”崇文帝问道。

    “启禀圣上,您说的是月秀宫。二十年前,月秀宫也走过一次水,有两位老嬷嬷死在里面,从那以后,月秀宫里的宫人们便全都搬了出来,再也没有住过人。这两年,奴婢每个月都会让人进去打扫,虽然不至于脏乱,但是一时半刻也不能让贵人们住进去。”

    这时的秋秋,心里已经转过七八个念头,皇帝该不会是想让那个什么兰君住到月秀宫里吧?

    别说,淑宁宫和月秀宫,其实都离乾清宫不远。

    当年太祖皇帝宠爱容妃,特意选了离自己的寝宫很近的淑宁宫给她居住,月秀宫与淑宁宫只隔了一条夹道,离着乾清宫自是也很近。

    想来,这就是皇帝想让兰君住到月秀宫的原因。

    “那你还跪在这里做甚,快快让内官监的人去月秀宫,今天就开始修膳粉刷,你再看看宫里缺什么,只管选最好的搬进去。”

    崇文帝大手一挥,这件事便就这样定下来了。

    秋秋不敢耽搁,立刻让人往内官监递牌子,内官监的人这会儿就在乾清宫,他住的房子还没有修好,今天一大早,又让那些人去淑宁宫清理废墟了。

    显然,这些人手是不够的,还需要让内官监增派人手。

    听说这是皇帝下的口谕,要翻新月秀宫,内官监的掌事太监全都呆住了。

    翻新宫殿的活儿,内官监没少干,可是从来就没有寒冬腊月干活的,这天气也不适合啊。

    可是想到昨天淑宁宫烧毁了,掌事太监又觉得能够理解了。

    可能是原先住在淑宁宫的嫔妃们没处住了,皇帝想要让她们搬进月秀宫吧。

    内官监不敢怠慢,派了五六十人过来。

    周彤正在打瞌睡,忽然听到外面隐隐的传来人声。

    她二话不说,拖起还在昏睡的焦美人便去了里面。

    她一早就找好了藏身之处,以做不时之需,现在便派上了用场。

    她先是把焦美人藏好,又担心这傻女人中途苏醒哭喊出来,索性把焦美人五花大绑,又把那块破布塞进嘴里,这才松了口气。

    至于她自己,当然也早就找到好地方了,她纵身一跃,隐身在一处高梁之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