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六十七章 见面  大魏王侯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一群群海鸥在帆船顶部来回的盘旋飞舞,清晨时分,船上的伙夫奉命做饭给上船不久的逃亡将士吃,饭菜的香气相当诱人,但没有多少人能激发食欲。此时的禁军将士已经过了逃亡后的兴奋期,他们无比疲惫,根本连抬起手指头的力气也没有,甚至他们也没有了观望海上情形的兴趣,他们不是燕赵子弟就是河东代北人,从未见过大海,此前又是从海上逃命,原本相当兴奋的情绪,在此时此刻也是低沉了下去。

    有人想起同袍兄弟,想起自家队官,想到亲人朋友,很多河东代北人不光是将门,普通的士兵也是世代从军,一都之中,很可能最少有十来人来自同一处,甚至是堂兄弟或表兄弟之类的亲戚。

    此次大战,二十余万人只逃出了万余人,禁军精华丧尽,这些将士也是失去了自己的袍泽战友和亲人,在此时此刻,他们躺在潮湿温润的甲板上,看着蔚蓝的天空,感觉着身底处的摇晃,这是几个月来他们感觉最安全,最安心的时刻,也是使他们能抚平创痛,想到亲人和战友的时候,在这种时候,很多人眼角在不停的流下泪水,有人悲泣出声,甚至用拳头捶打着甲板,那种伤心惨毒之态,令得所有府军的将士和水手们为之动容。

    岳峙也是坚守到最后一刻,当奉命与他一起结阵的所有人都上船之后,岳峙在在最后时刻上小船逃离。

    在他身后,当时尚有三千余府军在岸上,岳峙原本不欲上船,要等府军一并上船后才离开,后来还是被苦劝之后,半架着上了小船。

    看到小船四桨翻飞之时,这位大魏太尉的心中,也是百感交集,不知道如何是想。

    待近午时之时,从北方陆续也有船返回,整个上午船队只接到不足百人,而胡骑也是往榆关游弋追杀,能够从这样的罗网中逃出来的人,应该是万中无一了。

    就算如此,到午后,舰队接到秦王之令,继续停留一天,反正补给尚算充足,而东胡人又不能下海来,舰队不仅停留,还时不时的往岸上发射八牛弩,令得胡骑不敢随意行动追杀,到天黑前,还是有十来人不知道怎么从潜藏地里跑出来,飞奔至海边,胡骑被八牛弩限制,距离较远,眼睁睁的看着这十来个禁军将士一路奔逃向海,最终被接上小船,小船在波浪里起伏上下,很快远去,很多追赶而来的胡骑发出懊恼和愤怒的叫喊声,有不少骑兵开始在海边飞驰,并且向各舰引弓,但在几次床弩的击发后,这些骑兵感觉到了威胁,他们又被迫远远离开而去。

    到第三天的近午时分,天气异常和暖,很多禁军将士经过休整之后已经恢复体力,但精神反而是越发的萎靡下去,只有当看到有袍泽获救之时才会爆发出一阵欢呼,但转瞬也会平静下去,到这个时候已经无有人再获救,所有人都明白,除了极少数能从陆路跑到宁远或榆关的幸运儿之外,被困的二十多万人,包括少量的厢军,民夫,禁军主力,所有残余的力量,俱是在此了。

    岸上的纛旗似乎多了不少,东胡骑兵也陆续超过了万人,其中不乏披坚执锐的宫帐重骑,显然是东胡也有大人物赶过来,身边随侍着主力。

    这也并不奇怪,几天时间过去了,突围禁军大体上要么被杀,要么被俘虏,东胡人只需留下少量骑兵搜索扫荡战场便可以了,余事无需这些贵人大将们过问,他们从宁远城侧奔袭而过,应该是没有找到机会李恩茂和李健都在宁远,这小城现在最少有五六万人,想要强攻最少

    集结十万主力还未必攻的下来,身后还有锦州城未被攻克,东胡人的损失也并不算小,再想强攻锦州和宁远两城,甚至是叩问榆关也是绝无可能,不光是兵力,士气,体能,还有后勤,东胡一方也是到了崩溃的边缘,再僵持下去,甚至胃口太大,此前吃下去的战果弄不好得吐出来,那可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禁军内部也是在盘点,万余残兵,都头以上的军官只有二百四十余人,其余全部是普通的士卒,这二百四十多人中,都头级别又占了七成左右,到营指挥,军都指挥级别的只有三成左右,管军大将和厢都指挥乃至太尉,除了锦州城里的李友德等人,万人军中,只剩下一个岳峙。

    岳峙还是因为临危受命,被任命为大军临时的统帅,身负重责,李国瑞临冲阵前再三嘱托,务必要多带一些将士逃离,否则以岳峙世代将门,国之大将,朝廷重臣的多重身份,绝无可能苟活到现在,不是阵前冲阵而亡,便是早就自尽身亡了。

    从厢都到管军大将,无一留存,随军文官更是纷纷自尽殉国,无一人投降或逃出生天,这亦是一个令人动容的数字。

    随军的厢军,民夫,也是多半阵亡了,逃出来的不足百人。

    在统计之时,各厢都,各军,各营,很多营一个人也没有剩下,统计的禁军武官叫了一声又一声,只在海上有空旷的叫声,却是始终无人回应。

    徐子先内心也是感慨万千,不管怎样,虽然在东胡入境,李开明攻克燕京之后,大魏的将门世家和文官世家都有不少选择投降与东胡人合作,但在此时此刻,不管文武,殉国以全臣节的才是主流,大魏中枢尚在,国家尚在,不仅有君臣大义,尚有民族之防,又彼此有血海深仇,如非到万不得已,绝不会选择倒向东胡人那一边。

    大将尽陨,连中层武官也是百不存一,到都头级的才剩下二百多人,这可不是万人军中的二百多武官,是二十多万大军的二百多武官,还有几十人是直接跟随岳峙,可想而知,若非是岳峙逃脱出来,二十万大军能跑出来的武官,怕是连二百人也没有。

    “俱是忠烈!”徐子先闻报之后,也是大为感动,拍击船舷道:“回去之后,令军政司和枢密院要从征将士名录,每个将士都有资格留下姓名,此后入忠烈祠,世代受到后人的祭奠膜拜,一年四季,香火不绝,家人后代,也理应受到抚恤照应。”

    王直在一旁摇头道:“朝廷的理念与殿下不同,将门受到的恩遇照顾,便是将门子弟殉国的酬劳,至于普通将士,减免赋税,给军饷俸禄,也就是卖命的理由了。更多的抚恤照应,那是断然没有的。”

    徐子先冷冷一笑,说道:“现在幕府尚没有余力,只能等一等再说,过几年之后,幕府是要将这事给做起来,从征的北伐将士,除去随徐子威逃跑的京营禁军之外,能抚恤照应的,幕府绝不会忽略和遗漏任何一个!”

    四周诸人俱是肃穆侍立,众人俱知眼前秦王说到便是能做到,若禁军也能如秦王府军那样,怕是战力也会上去老大一截。

    此时岳峙未至,徐子先说这些话当然也不是要邀买人心,而是出于此时此刻的真情实感。

    不论胜负,不管成败,眼前这些将士和被杀戮残害的将士都是汉家好儿郎,他们死难于国战,理应享受到朝廷的优待,包括身后之荣,追奠,以及对他们家人的照顾。

    若没有这些,朝廷谈什么威信,地方又

    怎么会不是一团散沙?

    那些所谓的民族糟粕,苟且偷生的言论,一团散沙的民族性,不就是朝廷为了便于统制弄出来的玩意?在平时征重税,禁百姓结社,禁民间尚武,对士兵的待遇等同于乞丐,战死者没有荣耀,也顾不了家人,到军队惨败,士无战心,地方无抵抗之力时,又反过来怪军队武力不足,地方没有抵抗效死之心真是什么便宜都想占足了,世间哪有这般道理?

    “见过殿下。”

    “见过太尉。”

    此时此刻,岳峙憔悴异常,与徐子先见礼之时,先抱拳躬身,待徐子先起身后他才后起身,礼节之上,相当的恭谨客气。

    岳峙身上有创痕,数日夜指挥大军突围逃命,心理和身体都是受创颇重,而此时在船上见徐子先时,神色已经是相当的平静淡然。

    “此事只能是如此结果了。”徐子先对岳峙道:“我们已经尽了全力,舰队在海上也救不得人,消耗亦大,只能回转了。”

    岳峙沉声道:“殿下和节帅并无天子和两府安排,自行来救逃亡将士,我等获救之人,还敢妄图更多?只是可惜”

    岳峙脸上显露痛苦之色,甚至略显狰狞。

    消息不通,李国瑞和岳峙等人完全不寄望于朝廷的救援,事情是很明显的,禁军主力被困,然后榆关,宁远要紧,朝廷也会逼剩下的禁军强行突破东胡防线,那也根本是办不到的事情,所以他们根本未指望过援兵。

    攻锦州的一役,倾尽全力的攻击,所图的是锦州城里的那几万石粮,节省一些吃可以再撑一个月时间,甚至到四月时,到处都是野菜野果,大军可以撑四十天以上的时间。

    背倚坚城,挖壕自守,东胡人也是无法强攻下来,拖延时日之后,很有可能东胡人也筋疲力尽,耗光国力,不得不撤军。

    最后的结论当然是理想化了一些,事实上彻辰汗也不是那种虎头蛇尾的人,就算得锦州粮食再拖一两个月,最终的结果怕也是没有太大的改变,但在李国瑞和岳峙看来,总算是有一线生机,能搏总是要搏一下。

    结果也是不如人意,大军并未突破,只能再转向从松塔诸堡间逃亡,也是侥幸逃出万余人出来。

    岳峙难过之处就在于此,若是早知在海边有大量船只来救,当初就不去攻锦州长壕,全军主力攻松塔,哪怕死一多半人,总不至于只剩下万余人逃出来,最少也能逃出三四万人,局面要比现在好的多。

    就以朝廷来说,多二三十个军的主力精锐禁军,北方的防线压力也是要减轻不少,也不会至躺倒挨捶,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岳峙轻叹一声,情绪也是渐渐平复下来。

    他和李国瑞也不是神仙,知道海上有这么多舰船来救,这样的事朝廷根本不可能去做,他们也未料想到秦王殿下会做这样的事。

    在此之前,岳峙和李国瑞也是经常谈起秦王,认为是宗室的希望,将来大魏若扛不住压力丢了北方,光复中心的希望,怕是就落在这位开府亲王的身上。

    但不论是李国瑞还是岳峙,众人均是没有想到,秦王居然在此时就介入了北方战场,这一次虽然只是海上行船,府军只三千余人上岸小试牛刀,但从秦王的调度和反应来看,果然也是对的起此前李国瑞的认可和赞赏。

    对岳峙来说,其也是对眼前这位开府亲王充满敬佩,同样也是充满好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