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七十四章 虾夷地  大魏王侯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听说府军水师又去追剿蒲行风了?”一个广州大海商满怀欣喜的道:“现在广州由秦王殿下作主,减免赋税,涮新吏治,官场面目一新,又剿了李开明,海上去了吕宋二盗,航海安全的多,就算交赋咱们也是心甘情愿。适才听了李开明的话,在下心中也是庆幸的很,减了赋税,保了航道,保了一方平安,再去除蒲行风,就好象久病不愈,突然有一天痊愈了,那种感觉,真正是人生至乐,比什么金榜题名,洞房花烛,还要令人快乐的多了。”

    众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个大海商,说的粗鄙,但确实是说在人们的心坎上了。

    不论贫富,想的就是安稳过日子,细民百姓是赋税太重,如同挑了过重的担子,腰身都压弯了下去。加上官吏不良,压迫地方,使得人们这些年来感觉世道越来越艰难。

    徐子先不管北方如何,减了大量杂税,加强了对民生的投入,国赋亦是减了三成,地方上负担原本就轻了。

    再剿吕宋二盗,广东出海贸易大幅度的恢复,人们不再担心出海遇盗被活活抛在海中喂鲨鱼,贸易自然而然的大幅度提升。

    除了安全之外,兰芳,三佛齐,吕宋,倭国等诸国已经在幕府控制之下,很多贸易被直接调剂过和规范过,幕府当然是倾向于魏国本土商人,其次是各地的汉商,最后才是本土各国。

    当然也不能做的太过,倾销也要有额度,如果大幅度的没有节制的贸易和倾销,土著各国的经济被摧跨,那就是杀鸡取卵,智者所不为了。

    这两年间,从前年夏季开始,府军水师开始驻兰芳和三佛齐等国,与蒲行风的海盗势力开始了一系列中小规模的战事。

    由于府军水师的介入,兰芳和三佛齐等国也是松了口气,并且用节省下来的开销拼命帮着府军水师造船造舰,到十六年底时,双方多国达成了一种默契,南洋各国帮着造舰,提供大量优秀的水手,府军以军舰武官和五官五长来控制舰船,同时府军水师官兵负责与敌人交战。

    这样的办法,使得府军水师的实力如爆炸般的增长,一开始的时候,府军水师的舰船与蒲行风相差不多,水师官兵的数量还不及蒲行风的海盗多,经验上,府军官兵更是远远不及蒲行风部下的积年海盗,只是府军将士海战更有章法,更讲究协同配合,而海盗毕竟是海盗,几十艘舰船看似一个整体,真的打起来更象是各自为战一团散沙,所以开初时府军虽弱,但借兰芳和三佛齐的地利,加上水师官兵的整体要强过海盗,双方也是打的有来有回,并没有胜负悬殊。

    蒲行风当时已经快把三佛齐拿下,三佛齐的近岸港口城市有一半被他攻克,但府军水师先入兰芳,距离蒲行风极近,他不得不把力量分散,开初时蒲行风还是想先拿下三佛齐,再借三佛齐和满刺加多国的力量与府军水师抗衡,但战事越打越焦灼,一年之后,蒲行风不得不从三分之一的力量来对付府军水师,到一半,到一半以上,现在其已经对攻打三佛齐无能为力,满刺加的军队又极为差劲,毫无攻势,三佛齐缓过劲来之后接连收复多个城池,又把力量投注在府军水师上,此消彼长,到十七年时,所有人都知道,府军战胜和消灭蒲行风这个强敌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据我所知。”秦东阳面向众人,沉声道:“府军水师已经在陆续从各处调拨兵力,希望在十七年春,消灭盘踞在马六甲的海盗蒲行风部,彻底打通对泰西的航道,并且水师会继续西去,剿灭海盗残余,使任何盗匪都不敢,也不能威胁到航道的畅通!”

    广州这边论起对外贸易的热度,还有对财富不加掩饰的追求,风气还在明州,杭州,江宁之上,也就是福州和其相差不多,但福州还有宗室和大量勋贵,贵族气息感染了民间,所以论起务实和追求财富的态度,福州比广州都稍逊一筹。

    论对海外的移民,广州这边是到兰芳,暹罗,真腊等国多一些,福州,泉州,漳州,则是往吕宋,兰芳,三佛齐等国多些,原本满刺加也是泉州人移民多的地方,近二十年来,原本的汉商都被赶走或是迫害,所以过去的人也逐渐少了。

    沿海地方,广南东路和福建路算是开风气之先,从唐时就开始移驻海外,逐渐形成海上家族,若局面不再动荡,这些地方的商人出海会更多,也会创造出更多的财富。

    听到秦东阳的话,在场的诸多士绅商人都是眼前一亮,在府军水师消灭了吕宋二盗之后,往吕宋各国的航道再度畅通,他们的财富也是在不停的增长,加上减免赋税的刺激,市面上与海贸相关的各行各业都是卯足了劲,要抓住这天赐良机,好好多赚一些。

    若是再打通往泰西的航道,茶叶,生丝,瓷器,光是这三大利器,一年不知道能赚多少!

    “秦王殿下真是有心!”一个大海商颇为激动的道:“真正是为了我等殚精竭虑!”

    “这你想多了。”秦东阳含笑道:“贸易兴盛,国家能在不伤民的情形下增加赋税,用在民生上,养兵上,学校上,能用钱的地方宽泛了,地方就更好过,百姓们赚的钱也就多了,用咱们殿下的话来说这叫良性循环。海贸大兴,相关的造船,伐木,铸铁最先受益,然后做瓷器的,养蚕的,种茶的,都能赚钱,人们赚的钱多了,卖布制衣制帽制鞋的,开饭馆酒楼的,甚至茶馆说书的,各行各业都会有好处,一业兴,百业兴,百业兴,官府朝廷也兴盛,好的朝廷,就是要外御强敌,内抚百姓万民,而不是竭泽而渔,一门心思想在百姓身上捞钱。赋税越重,则官吏越贪,民间越苦,长久下去,便是积重难返了。我秦王殿下,关注的不光是贸易,是海外贸易带来的广阔市场,也是海外贸易促使我大魏国内百业兴旺,在大魏境内对细民百姓加赋不是本事,把主意盯在土里刨食的百姓身上,也不是好主意。打造强大水师,出海护航,使我大魏所产的物品能行销天下,赚天下人的钱,几百年都兴旺发达,甚至千年之后也不失后劲,我华夏几百年就要王朝更迭,就是积重难返之后,天下人为了吃饱饭不得不动荡造反,死上千百万人,人死多了,田亩够了,百业待兴,又有新天子出现,大伙儿能吃安稳饭了,于是便又再稳当下来。殿下说,这样的情形,实在是大悲之事,我华夏千年下来文明远超外夷,却因为吃不饱饭隔几百年就大乱一次,难道不该觉得是耻辱?今日之变化,乃千百年没有的大变局的开始,外来的国家越来越多,贸易越来越兴旺,大海也就越来越重要,秦王殿下要抓住这次机会,当然不光是为了海商,而是为了整个天下万民,亦是为了华夏兴旺千年,这才是第一等的大胸襟,大格局,我辈府军将士,只要是殿下的将旗所指,哪怕前仆后继,亦要百死不悔,惟有前行!”

    在秦东阳说话之时,无数人听着,亦有不少人默默记录,其后有多家报纸刊登,无数家报纸转录,亦是在北方引发轩然大波。

    若数年之前,朝廷和天子都不免震怒,因为秦王以宗室亲王的身份说出这么一番话,其已经隐隐将自己视为大魏的引路人,甚至是布局千年,这样的胸襟格局确实至大无比,凡是头脑清醒的官员和士绅生员们都为之动容,甚至激动不已。而暮气深沉,已经陷在泥潭里无法自拔的天子和朝廷中枢的官员,看到这样的记录和徐子先的雄心壮志,除了苦笑之外已经没有别的反应可言了。

    “冷,真冷啊”陈道坚身着毛皮大衣,头上也是戴着熊皮制成的帽子,将头和脸都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鼻子和眼睛。

    足上长靴也是动物毛皮制成,一看就异常的厚实暖和。

    就算如此,在冰天雪地中行走也是相当的寒冷,他的眼睫毛都挂满了霜,身上的皮毛衣袍也是挂着一层薄霜。

    这是虾夷地,如果有后世的温度计,应该能看到是零下二十度左右的气温,这应该是虾夷地一年中最冷的时候了。

    得到虾夷地后,倭人撤走了惟一的一个旗本政权机构,接着便是幕府派来的虾夷地行军司机构和大量的管理人员。

    最多的还是马政人员,大量的吏员和牧马放马人员,管理人员和后勤人员,以及整整一个军的府军负责安全保护,另外还有过千人的警备士。

    在虾夷地,幕府也是打算做一些移民过来,主要是这里有超过东藩地盘的大量平原地方,耕地的质量和数量并不低,对很多愿意种地的百姓来说,这里广袤的土地也是一块福地,在很多地方,百姓们想拥有一亩地为自己的私产都相当困难,而到了虾夷地,分地最低的标准是每户百亩,其实若是家中有两个以上的壮丁,加上有充足的牧畜,分地百亩也就是起步。

    虾夷地的面积和福建路相比,正好是少一个东藩,另外虽然有大片的山地,但福建路也是高山绵延,就算如此,福建路也有一千五百万人口,虾夷地才十来万人,其地广人稀比东藩还要厉害的多,虽然其有大量的火山地貌,亦是有相当多的平原地带,其在后世也是倭国的重要产粮基地,可见也是有相当大的开发潜力。

    虽然这里会是最重要的养马地,几个大平原分别都开始放牧大量的马匹,但还是可以容纳最少十万户起步的移民,只是这里的移民会缓慢前来,而且是以自愿为主,幕府的打算是北方大乱,流民四起,山东一旦乱起来,河北也会乱,到时候可以用海船去北方接纳北方移民,毕竟山东,河北的冬天也是漫天大地,一样的冰天雪地,北方人比起福建人可是要更能适应一些。

    就象陈道坚,每年都会在虾夷地呆大半年,他的本职是管理倭国事务,其实就是管虾夷地,康家已经成大名,还有大内家帮手,倭国内部乱了半年之后也归于平静。因为倭国高层发觉秦王幕府除了要虾夷地这种蛮荒之地养马外,对倭国的领土没有一点想法,所要的就是继续贸易。

    这样一来,虽然发觉贸易使倭国内的白银黄金外流,民间会逐渐缺乏重金属,但同样的大魏也在输入铜钱,财富外流的速度,在幕府的控制下也不是那么惊人毕竟太伤元气的倾销等同杀鸡取卵。只要保持住现有的格局,倭人既能自立,又将大量的财富在贸易中输送给幕府,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陈道坚在倭国那边,最多一两个月往返康家,大内家,还有京都,见一见天皇和倭国关白,听取一些汇报,也断一些贸易纠纷的案子,但主要的精力还是在虾夷地。

    “咱们也算摸索出经验来了”连胡子都一片雪白的张伯甫笑咪咪的道:“一月到四月,雪化冰消,不起冻,五月到八月,大约和咱们福建路的秋天差不多,最热时也不需要打赤膊,九月过后,逐渐冰下来,连续三个月都是冰天雪地,积雪最深处比两个成人摞一起还要深一些。不过,也就是如此,在下祖籍山东路,除了夏天咱们那里更热一些,春天,冬天,这里和咱们山东路也差不多。”

    “战马受的住就行。”还是护卫身份,不过官职已经是都头的钱叔德笑道:“咱们骑兵说是编成了好几个军,四五万人,其实军中用的战马有一多半还是杂马,用咱们秦王殿下的话来说就是骑马步兵,杂马,只能用来练练骑术,真的上战场是不成的。”

    在场诸人都是点头,陈道坚感慨道:“我大魏倾全国之力,骑兵也就是两个厢都成编,加上各军的塘马哨骑,战马不曾超过十万匹,咱们这几年时间上哪儿弄五六万匹战马供骑兵使用?杂马到是足够,可是将士们骑的马,最低矮的西南马骑在马身上脚都能够着地了,这样的战马,说出来也是笑话。”

    “说来说去,还是得看咱们这里。”

    “是的,能与东胡骑兵以骑对骑,战场决胜,要紧的就是咱们这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