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七十八章 见证  大魏王侯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天不绝我南洋汉商。”

    “大魏又回来了!”

    “是天不绝我华夏啊,蒲行风得了势,打下南洋,再得大魏南方,信了天方教,以后几百年上千年都不得翻身,我汉人自先秦两汉,薪火相传至今,要是为天方所灭,真是千年之下的罪人!”

    “不会了,不会了,有此水师,再有如此多的精锐府军将士,蒲行风不是对手,他死定了。”

    蒲行风和吕宋二盗一样,做事完全没有底线和下限,很多海盗只是求财而已,如颜奇那样杀人当乐趣的变态毕竟是少数。但蒲行风就是为了抢夺地盘,推广教义,在他所至之处就完全是血与火形成的地狱,他就是要用杀戮震慑人心,迫使敌国的百姓归附依顺,然后获得土地和大量的奴隶。

    在蒲行风纵横南洋的十多年里,死在其手中的南洋土著和汉人不知道有多少,其杀戮的数字怕是自己都记不清楚,最少也是在几十万人左右。

    每个蒲行风的部下都是两手染满鲜血,加上颜奇和刘旦这两个打手,南洋各国不分土著还是汉人移民都是被他们祸害惨了。

    当看到强大的大魏水师又出现在眼前时,人们的震撼,兴奋,乃至遏止不住泪水,很多平时性格强硬而坚毅的男子们,不分年长还是少壮,都有不少人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必胜!”罗方仁带头,过万南洋汉人组成的舰队,开始此起彼伏的欢呼起来。

    “完了,这下完了”顾不得四周天方同族的感受,也不再害怕被蒲行风下令斩杀或是直接丢入大海,蒲寿高尖着嗓子,如妇人般的叫喊起来。

    四周的天方人其实也是差不多,再强悍凶残的战士也只是藐视他人的生死,视夺取他人性命为乐事,却是不代表乐于被人夺走自己的性命。

    蒲行风靠的住的精锐不到五万人,主力战不到二百艘,那些小船看似多如牛毛,战力却是相当令人怀疑。

    纵火船上如果全部是天方战士,在教义和宗法加上军法的约束下能够视死如归的拼命,这一战蒲行风还有不小的机会,毕竟是一攻一守。

    但那些小船上的将士虽然不少,但多半是附庸势力的杂兵,他们没有逃跑已经算是不错,驾着起火的小船撞击敌舰,冒着九死一生的绝大危险替蒲行风拼命,想想也不可能。

    很多天方人都是面色惨白,有人也和蒲寿高一样发出惊呼声。

    他们已经知道了敌人的强大,此前的战事他们已经输多赢少,但在此之前他们也是和蒲行风一样,认为是没有集中力量与魏国水师决一死战,只要下定决心,以天方将士的精锐和敢死,面对优势的魏国水师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这种心理状态并不奇怪,天方人在这一片海域已经纵横十多年,臣服了满刺加这样的大国,这些小国根本没有还手之力,魏国的海域也是一片空虚,在十多年前他们就伙同其余海盗,成功的袭扰了大魏福建路,那可是魏国的海疆重镇,结果还是被攻克一府,杀戮的相当爽快。

    广东南路也是被威胁,魏国毫无办法。

    曾经的志得意满,骄狂无比,甚至期望在这南洋和魏国地方打造出不逊于天方本土的大片地盘,谁曾料想的到,居然没有几年时间就节节败退?

    曾经的各大王者,纷纷被灭,传闻中强大的大魏水师,再度降临?

    “完了,完了”蒲寿高喃喃自语,战舰摇晃着,他有些头晕,不过此时他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

    秦王是什么脾气,蒲寿高太清楚不过了,只要是犯了错的罪人,秦王绝不会宽恕,自己也没有得到宽恕的可能,更没有理由被宽恕。

    身为外人被大魏收容,却是一直蛰伏在大魏,损害大魏的利益,心向母国和自己的族群,不惜害死无数大魏百姓。

    自己一旦被抓就必定被处死,而且会被押回福州,受到审判,然后在万人的注视和唾骂声中被斩首示众。

    一想到那样的惨厉结果,蒲寿高根本没有办法镇定下来,他还有很多财富,在天方老家也有产业,但他回不去,不管是天方还是大魏都没有他的容身之所。

    这就是两边下注的下场,蒲寿高一步一步挪向船舷,最终惨然一笑,却是没有犹豫的便投身大海,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这个在福建路甚至大魏都相当出色和有名的商人,曾经与两府宰执都有交往的大商人,就这么直落下海,如石头一般溅起浪花,然后在起伏的海水中挣扎片刻,接着便是沉入海底。

    蒲寿高的结果也如石头一般,没有人在意,更没有人关注。

    蒲行风也是面色惨淡,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这一场会战没有打他已经输定了,对面的府军舰船已经在排开阵列,准备攻击,看到那些健壮的水手调整航行,老练精干,那些披着铠甲的府军,手中的长矟如密林般的排在船舷之侧,那些拿着盾牌和横刀的战士,身上的甲胄亦在熠熠生辉。

    一边是正规军人,受过最严格的训练,也在铁和血的战场上捶打过,甲胄坚良,手持锐兵,一边是海盗为主,过半部下心思诡异,根本就时刻想着逃走。

    加上舰船数量上虽然蒲行风一方多出很多,但千多艘船都是小船,多的容纳几十人,有一些桨般只能容纳十几人,就是小型的近海渔船而已。

    在军舰的总吨位上,在舰船的质量上,还有近战将士的能力上,毫无疑问大魏的秦王府军水师都是处于完全的碾压状态!

    蒲行风的脸上显露疯狂之色,他高举双手,大喊道:“真神在上,庇佑我等战胜强敌!”

    “庇佑”

    “向神祈祷”

    无数天方人高举弯刀,向天祈祷,身上的锁甲在晃动之下发出哗哗的响声,这是他们最后的办法,也是最后的手段了。

    “与敌舰迫近了。”邓文俊已经回到自己的舰上,这艘舰上也有舰长和大副等五官五长,负责军舰的运作和对水手的指挥,同时有一个营三百多人的府军将士,由一个营指挥负责指挥这些府军。

    在总体上是舰长负责,日常的水手管理,舰船维护,航向,停泊,包括遇敌是否交战或避让,都是由舰长负责。

    舰长不光是水师出身,还得到讲武堂接受步战训练,同时到府军的步兵中历练,知晓步兵,方能身为舰长又指挥水师的陆战官兵。

    水师官兵,则不仅要精通陆战,也要接受在船上接舷,跳帮等战术技艺的训练,同时要精通水性,知道精浅的操控船只和在船上长期生活的知识,他们的训练期普遍要比普通的步兵长的多。

    这也是府军的体系之中,在水师舰船上的炮手俸禄最高,其次是骑兵,再次是水师官兵,最后才是陆军官兵的原因所在。

    这其中一些重要的技术兵种,能掌握技能的老兵转为专业军士,所领的俸禄不在中下层的武官之下,甚至更高,这便是原因所在。

    在邓文俊身边是两个高大的荷兰人,此外便是舰长,大副,府军团指挥等人,另外便是舷炮的炮长。

    大副便是黄来福,他是从某艘小型军舰的舰长调到这艘主力舰上来任大副,其实以他的资格已经够当主力舰的舰长,只是邓文俊这艘主力舰,还有刘益所在的主力舰,田恒所在的主力舰,这三艘大舰都是过千吨,这艘是新的中一号,也是吨位最大,最为强悍的旗舰。舰上配属的官兵就有整整一个团,还有一个营的炮手,船上连水手带官兵超过两千人,是一艘当之无愧的超级巨舰,以黄来福的资历和功劳,当大副已经算是认可了他的实力,舰长则是由更老资格的郑绍来担任,也是最早效力于南安侯府的水师人才。

    “安排将士准备挠勾和挡拍。”邓文俊瞟了一眼海上,乱麻一般的敌船已经顺着海风急冲过来,如果说一切都很不利,今天的风向算是海盗的盟友,敌方顺风。

    战事初起,刘益所在的旗舰已经发布命令,所有战舰按各分舰队摆开成一字形。

    大量的舰船在海面上拉开,摆开成一字。

    阵而后战,这个宗旨不仅贯彻在府军陆师,骑兵,也包括水师。

    一字阵形,受过严格训练的府军将士,制式铠甲,兵器,制式的交战手段和办法,完备的旗语指挥,这些东西也是水师克敌致胜的法宝。

    “接近了。”航行中的大船破开海水,形成激流海浪,无数艘大船一并行动,简直是有一种惊心动魄之感。

    站在船舷一侧的范尼克和冯科尔尼都是散乱着金发,身上穿着航海者喜欢的短袍,腰间插着短火枪和匕首,加上精制的细铁剑,标准的早期泰西殖民者的打扮。

    荷兰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等早期的殖民者对这一次的战事都异常关注。

    但现在他们的关注点已经不在亚洲的开拓和殖民地上了他们身处的这只水师之强大,之规范,其后代表文明的高度都令他们无比震惊,也根本不敢起什么异样的心思。

    他们关注的是这支水师在战胜天方人之后的打算,令他们庆幸的就是魏国人也就是中国人的进取心似乎不强,就算是在距离很近的南洋诸国,魏国人也就是打算建立牢固的贸易通道,还有少量的驻军和管理各国的大臣,但一不掠走诸国的人当奴隶,二没有建立殖民官府掠夺当地的财富,只是建立贸易渠道,驻守大臣也就是监督贸易,同时保障当地华人汉商的利益不受剥夺,如果有敢于为难,甚至是杀害汉人汉商的事情发生,那么管制大臣就会派出驻守军队去干涉

    连续几年观察下来,荷兰人和泰西诸国已经得出结论,魏国在南洋地界都无意直接统治,最多是逐渐的将当地归化,形成一个文化和利益共通的大形文化和经济圈,再有就是魏国负责区域性的军事防御,也就是如此而已。

    和早期殖民者的残暴血腥相比,大魏毫无疑问是更高层次的文明国度。

    这个结论,在泰西诸国也是得到了广泛的认可。

    既然大魏在家门口都不会搞暴力殖民,对泰西当然也不会,并且由于贸易和文化宗教上的冲突,魏国和天方的战事会持续下去,并且相当明显,魏国现在最想做的也就是打通马六甲,确保航道畅通,以使贸易额度成百上千倍的增加。

    这并非夸张,在另一个时空的大明和各国的殖民者贸易,天底下三分之一数亿两的白银在几十年间就全部涌入了中国。

    贸易的好处之大,获利之丰,也是眼前这一场海战的基本利益点之一,两个荷兰人,还有其余舰船上的观察者们,一边被大魏的水师力量所震惊,另一边也是不乏庆幸。

    “魏国人准备很充分。”范尼克看着蜂拥来的小船,船舷边已经有相当多的水师官兵举着长长的长杆,可以将起火的小船推远,有的直接用挠勾把小船勾住,防备的相当严密,在荷兰人看来,对手是一群乌合之众,在准备充足训练有素的大魏官兵之前,这些海盗毫无获胜的可能。

    “幸亏我们不会与中国人为敌。”范尼克眼中光芒闪烁着。

    “中国人也是文明国度,文明国度有相处的一套法则,只是在这一片地方,我们要低下头,按中国人建立的规则来行事。”虽然不甘心,冯,科尔尼说的话倒是相当真诚,而且也是泰西人的共识。

    这时嘶杀呐喊声响了起来,很多小船远远的就点了火,海盗纷纷跳水,着了火的小船在海水中慢慢顺流而下,海盗们如渔群般的在海水里游动着。

    这样力度的攻击毫无威胁感可言,在巨舰之前,小船们被推挡开去,少量的撞击过来的也被挡住,根本不足将大舰点燃。

    海里的海盗纷纷游走,也有不少身上着了火,在海水中翻滚求救。

    更多的天方舰涌过来,这种尖头巨舰也曾经名噪一时,也曾经是大洋上的王者,但此时此刻,和府军水师的这些方头巨舰规制的福船相比,个头明显都小了很多。

    福船式战舰不宜远洋航行,迟早会被淘汰,但在此时此刻,却是当之无愧的海上王者。

    硬帆水密舱易于操控,不会容易下沉,城楼式的船尾能站立更多将士,更易近舷接战。在火器输出还没有达到一定高度的此时,这支舰队毫无疑问是无敌的存在。

    远方传来闷雷般的响声,接着是接连不断的巨响响起。

    两个荷兰人面色一变,趴在船舷边观看着。

    桔红色的火光接连不断,接着中一号旗舰上的炮手们开始陆续点燃火绳,接着船身震动,火光喷溅,巨响不断,火炮喷射,弹丸飞出,黑色的铁质炮弹落在涌过来的海盗船上,可以看到大量的炮弹落在敌舰之上,打的敌船上血肉横飞,无数白袍刀客被轰成血肉碎片,或是在船身上打出一个接一个的破洞,木屑横飞,短时间内就是受损严重!

    府军的火炮毫无疑问口径更大,威力更强,虽然府军列装的晚,但由于技术上的先进,在火炮的功能上,毫无疑问是超过了泰西诸国。

    不同之处就在于千吨旗舰上也就只有十余门炮,船首和船尾还有甲板两舷,主要是福船与泰西船形制不同,无法形成二层和三层甲板列装火炮,不能在船上装列几十门或过百门火炮。

    就算如此,威势也是足够了。

    大量的天方船被击中了,铁火之下无数人惊号奔号,还没有接舷战,整个战场的形态已经是一边倒的碾压状态了。

    “这一片海域要异主了。”

    最后时刻,两个荷兰人同时划了一个十字,两人眼中都满是激动之色。

    “真是历史性的一刻。”范尼克神色庄重的道:“千年之后,会有画家把眼前这大海,这些炮火,这些威武的中国将士,还有落败的天方人的惨状,都记录下来,而我们,有幸处身在这历史性的一刻,这是我们的幸运,也是这个时代的幸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