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八十章 隔河  大魏王侯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彻辰汗已经是年近花甲,身体衰弱之至,在听到一个接一个的坏消息之后,彻辰汗已经昏迷几次,咳血不止,现在府军山东河南路行营主力已经迫近燕京,就在卢沟桥的南侧聚集了大量的魏军,双军隔河对峙,魏军已经在上下游多处搭建浮桥,所有人都明白,隔河相峙的时间不会太久,一场大规模的会战就要展开。

    “惟今之计,只有在永定河北与魏人决战。”完颜德看起来更老,但面部还是很润,须眉皆白,身手还是矫健,比起衰弱之极的彻辰汗,这个老那颜倒还是康健的很。

    卢沟桥是在大魏宣宗年间开始修筑,后来宣宗崩逝此桥因造价太高暂时停工,断断续续多年之后,在仁宗年间修成。

    此后永定河就有大桥沟通南北,在这条大河之畔不知道爆发过多少次关系王朝更迭,藩镇强弱的大战,所有人都明白,这一次也是关系到东胡全族的生死存亡,相比朝代更迭来更加的血腥残酷。

    “你们知道吗,这桥原本叫广利桥,意思就是通渠南北,利佑万方。现在的局面,却是和修桥之人背道而驰了。”彻辰汗骑在马上,语气淡然,眼神也是一直看向桥南。

    彻辰汗身上一直在出虚汗,现在是夏初,是汉人最强之时,也是胡骑最为衰弱之机。北伐大军达百万,府军实力之强都令骄傲的东胡人感觉意外,甚至现在族人最藐视汉人的贵族都不得不承认,南边来的汉人府军,意志更强,技艺更精,战阵更固,后勤更丰,铠甲更固,兵器更锐,相比于曾经是敌手的大魏禁军,这些府军明显的更在其之上,东胡铁骑,下马阵战根本不是一合之敌,只能靠骑兵的机动牵扯寻找战机。

    更为头疼的就是百万魏军拥有最少十万骑以上的骑兵,往高了估算是有十二万人的建制骑兵,步兵府军,每个军最少也有一个营的轻骑,用来当哨骑警备,塘马传迅,甚至能进行小规模的骑兵战,使胡骑不能轻易的骚扰和侦察。

    几个军的步兵就能聚集过千轻骑,胡骑得相当数字甚至更多才能抵御或牵制,还不提那些重甲骑兵,虽然人数不多,但都是骑着令人恐惧的高大战马,人和马都着铁甲,千骑以上冲击就如山崩地裂东胡也有宫帐重骑兵,但战马相较而言要低矮的多,战术战法上则远远不及,府军的重甲骑兵能如墙而进,当者辟易,东胡重骑,相等人数完全不是对手,何况府军具甲铁骑的数量,并不在东胡之下。

    还有大量的铁骑兵,人着胸甲,戴兜鍪,马披软皮甲,攻击时成阵列而进,东胡骑兵根本无法当其正面,在那样可怕的冲击之下,连东胡的重甲骑兵都不是对手,几次大战,宫帐重骑在正面对抗中都是惨败,就是因为宫帐重骑都不是对手,反而促使了完颜德,耶律术,完颜宗树等那颜发觉不对,迅速退兵,借此保存了实力,可是到了如今,身后便是燕京,榆关已失,除非抛弃几万老弱族人和所有辎重,轻骑逃入草原,否则东胡人已经没有退路可言了。

    无人知晓彻辰汗的意思,只听得这个衰弱的大汗继续道:“原本我是想好生经营北方,积攒力量,由完颜宗树这个后辈与魏国南方相争,这桥我打算重新改名叫广利,以此叫北方的汉人高层知道我的意思,东胡和北方汉人融洽相处,我们可以尊敬儒学,重修孔庙,只要他们认可我们入主中原,化胡为汉也未尝不可,只要保存我们的淳朴之风,穿胡服,胡骑胡射,将来北方巩固了,以北统南易,以南统北难,我们还有机会”

    一阵风吹拂而来,彻辰汗连咳了一阵,没有在继续说下去。

    现在再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二十万东胡军主力在此,其实这支东胡军没有几年前强大,和北伐禁军一战之后,东胡人也是损失惨重,他们把四五十的衰竭男子,未训练的野人,还有十三四岁的少年都编在军中,这才凑起了二十万人,好在进入大魏北方后得到了大量军需物资,在铠甲和兵器上,是比当年要略强一些,但整体的战力肯定是下滑了。

    还有十余万仆从军,是投降的京营禁军和大量的地方厢军,在拉拢和威逼下,也是感觉到大魏没有机会了,才有不少禁军和厢军将领投降。

    这十来万人被摆开放在河边,显然是第一波牺牲的炮灰,现在明显的军心不稳,到处都是波动,从有经验的统帅眼光来看,彻辰汗知道这些降军阵列都保持不住,一旦发生战事,必定很难支撑,根本就靠不住。

    大量的东胡骑兵分成五部,在战前已经动员过,而且每个东胡人都知道此战的重要性。打赢了,还能在魏地苟延残喘,有一线生机,输了,直接就等着灭族。

    想到在榆关和松塔一带的大量府军,知道这边东胡失败的消息,必定会渡过辽河杀到东胡老巢,无数的族人会被如狼似虎的魏军追杀,没有多少人能活下来。

    知道这样的结果,也是无需多做动员了。

    哀兵必胜吗?

    彻辰汗看着大河对岸黑压压的府军全部着铁甲,这样的豪华装备连魏国禁军也做不到,相差太远了。

    如林般的长矟一眼看不到边,还有大量的具甲铁骑,雄浑如山,压迫在彻辰汗的心头。

    一面面红色的旗帜,每一面都代表一个军,每一面更高更大的代表一厢都。

    三四十万人的大军沿着数十里的河界摆开,重心处在卢沟桥的南端,双方的重兵都配置在此。

    无数戴着明亮头盔的士兵在湍急的河水里架桥,动作很快,没有多会功夫已经搭了几十道浮桥在河中。

    这样的军队还处于可怕的沉默之中,阵列森严,没有波折,没有异动,沉默着看向东胡人这边,越是这样的军队,就给人越发可怕的感觉。

    此前在东胡人心里,在彻辰汗内心深处也是瞧不起魏人,看不起汉人,而现在汉人奋起了,装备起了这样的强军足达百万之数,这时东胡人才突然醒悟过来,什么是最强的族群,最伟大的文明,最悠久的传承?

    这个民族,传承超过千年,占据了这一片大陆最肥美丰饶的土地,难道就靠宽袍大油和诗书礼教?

    并不然,他们的祖先也是挟刀持弓,奋勇拼杀,这个民族的骨子里,也是坚毅,强悍,铁血,甚至有一些残暴。

    只有这样的族群,才能屹立在这样的大地上,成为各族的引领者。

    可笑此前自己太过狂妄,终于有灭族的危机降临

    不过彻辰汗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魏军要选择在卢沟桥这里与东胡主力交战?

    这一次的会战,于其说是东胡军选择在永定河边与府军交手,不如说是府军一直在创造出这样的条件,促使或是诱惑东胡军来此会战。

    大河宽阔,河水急促的流淌着,府军工兵搭建浮桥的专业程度令人赞叹,浮桥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向北岸延伸着。

    诸多那颜,万户们已经调集了不少弓手至岸边,准备在府军工兵接近时将对方射杀。

    就算府军能架着小船到河中,或是在对岸与东胡弓手对射,其工兵的损失也必定不小。然后就是府军主力渡河,东胡人虽然不能半道而击,但将骑兵提前摆开阵列,待府军过来一小半人时再以骑兵突击可以想象那样的场面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府军再强,东胡骑兵也并非弱者!

    彻辰汗有一些不解,也有一些怒气,更多的便是与生俱有的骄傲与自信!

    这几十年来,东胡从弱小部族一步一步的壮大,由来并非无因!他们比北虏更强悍,更坚韧,更具有勇气。他们骑术不逊于北虏,射术不逊于北虏,甲胄不逊于大魏,阵战之法不逊于大魏。

    他们是天生的战士,精通骑术和射术只是基础,残酷的生长环境锻炼出来的无比坚强的意志,无比坚韧的性格,想要改变生活方式的决心和意志,比那些已经沉迷喇嘛教,寄望来生的北虏不知道强到哪儿去了。

    北虏在几百年前也是优秀的战士,也异常强大,但当他们失败之后便逐渐沉沦,现在连给东胡人打工的资格都不太有了。

    东胡人一步步走到今天,从小部族到拥有关外数千里方圆地盘的国家,百年之前他们匍匐在北虏和大魏天子的脚下,两边为奴,到今天他们已经凌驾于两个大部族之上,差点儿就完成了混元一宇的伟业。

    这个部族之主,全部落的大汗,当然有自己的骄傲与自豪,以及强烈的自信。

    不管对面的府军有多强,在现在的态势之下,断然不可能赢得会战的胜利,彻辰汗戎马一生,这个判断也不会错。

    “大汗。”不远处的完颜宗树已经是一种迷茫的状态,他在扬州,徐州等地都试图阻挡北伐大军,但凭他麾下的实力根本连挡一挡也做不到。大量的府军摆开阵列,长矟如林,从官道,小道,河堤列阵而来,军旗招展之下,是无比堂堂正正的精锐之师,秦东阳的指挥更是无懈可击,不管完颜宗树想用突袭,断粮道,或是侧击之法都是失败,甚至连摆开会战的机会都没有给他,在无比震惊之后,就是无比的沮丧,连愤怒都没有了。

    此时这一场会战,也不是完颜宗树乐意,甚至很多东胡大将也感觉没有获胜的机会,但眼下战场的形态却又对东胡极度有利,完颜宗树并未觉得庆幸或是感觉有获胜的机会,他只是感觉这是魏国人的阴谋。

    秦东阳那样沉稳的大将,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大汗。”完颜宗树神色阴郁,小声说道:“我看对面魏人骑兵不多,很有可能是骑兵主力绕道北上,试图侧击我从大军背后而击。”

    “那没有用。”彻辰汗摇头道:“大军合战之前,主力未得交战,以偏师侧击毫无用处。”

    “嗯。”完颜宗树点点头,虽然内心还是感觉不妥,但当着风中之烛般的大汗,却也是无法再说出口来。

    眼下的这局面,府军还有三十多万大军入河东,进入黄河上游,沿云州长城一线限制了东胡人往西活动的空间,更是会把与北虏联手的可能给掐掉。

    河南,河北西南地方已失,关中已失,现在他们只剩下河北燕京这一隅之地。

    榆关已失,辽西不保,营州不保,魏军可以一路推进到辽东。

    这一仗不打,抛弃几万老弱妇孺,大军在完全没有粮饷后勤保障的情形下逃入草原,面临身后十万精锐府军骑兵的追击,想想也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北虏贫弱,根本没有什么积储,就算抢都抢不到多少东西,几千上万人还能令北虏各部补给牛羊,或是以射猎补充,十几二十万人,仓促间最多带几天的吃食,光是从燕京进入草原就得几天,从草原回到辽东最少得二十多天,甚至一个多月,这么久的时间没有补给和携带大量行粮,就算没有府军追击,这二十万将士又能活下几人?

    或许贵族大将们都能活下来,但部民死光了,骁勇善战的将士死光了,剩下他们还有什么意义可言?

    完颜宗树在这一刻,突然明白了一袭红袍,持矟冲向长壕的李国瑞等人,或许当最后时刻到来时,他也会做同样的选择。

    只是思想起来,短短几年时间,从大胜到如此这种困窘绝望的境地,简直就是一场最为荒诞的恶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