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百一十七章:被看上了  万维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皇宇辰脸色通红的说出这句话,一旁的吕之卉却一点没有远离皇宇辰的意思,反而整个人贴了上来,恨不能贴在皇宇辰身上,鲜红的双唇凑近皇宇辰的耳边,轻声再皇宇辰耳旁道:“怎么?你怕我?”

    皇宇辰被这女子这么一弄,腾的一下站起来,往后退了两步,脸上的红色更甚,脑中已经完全乱了,他对这种女子近距离接触的抵御几乎为零,此刻他只是下意识的远离这女子,其他根本想都没想。

    “呵呵呵。”看到皇宇辰样子,吕之卉掩面轻笑,她之前的举动明显是在调戏皇宇辰,也就只有皇宇辰这样没见过世面的少年,才会被一个女子撩拨成这样:“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坐吧,我这简陋,也没什么好招待你的,刚才就算是对你的招待了。”

    皇宇辰闻言,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木然走到吕之卉对面的藤椅上坐下,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散,虽然穿着单薄,但还是感觉全身一阵燥热。

    “你说你是东王府的四子,真的假的?”见皇宇辰坐下,吕之卉开门见山,直接开口问道。

    “真的。”皇宇辰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他的眼神不敢往吕之卉的方向看,她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纱衣,女性特征十分明显,又被纱衣朦胧的遮挡,更让人浮想联翩,皇宇辰怕自己看了一眼就会钻进去,再一次出现之前的情况。

    “那我暂且信你好了。”吕之卉看着皇宇辰,脸上一直带着如沐春风般的微笑,虽然皇宇辰不敢直视她,但这种感觉却让他心中安心,吕之卉顿了一下,继续道:“你能说说,你一个王府子弟,一行只有三人,到这蛮荒之地来做什么?之前你就一点都没想过会遇到危险吗?”

    “自然想过危险,但却没有料到是这样。”和吕之卉拉开了距离,皇宇辰的头脑满满清明起来,思绪也开始慢慢转动,不像方才那般窘迫了。

    “什么样?遇到我吗?”吕之卉呵呵一笑,越看皇宇辰心中越是喜欢,在这种蛮荒的城池之中,她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遇到皇宇辰这样的如同一张白纸一样的少年人了,况且皇宇辰还生的十分俊俏,神采匀称,眉宇间带着一股英气,这更让吕之卉心中欢喜。

    同样的事情,如果换成齐正业或者刘兴安闯入她的房间,吕之卉很可能会在第一时间反击,并且直接下令将两人处死。放在皇宇辰身上就有些不同,皇宇辰的出现触动了她内心深处的某个神经,让她也无法对皇宇辰下杀手。至于皇宇辰说他是东王府四子的事情,真假,现在对吕之卉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对对。的确没有料到。”皇宇辰尴尬的笑了笑,他根本就不可能想到自己有可能会在这碰到一座根本就不知道的城,更不可能预知这城里会有这样一个女子。刚开始他自己出来的时候,是打算打探一下沙城的情况,在他想来,沙城的掌权者,应该也是一个彪形大汉,而且修为不低,不然必然不足以压制城中这么多不法之徒。但他误打误撞的进入了吕之卉的房间,而这个女子,却说沙城是她的城。

    “呵呵呵,你这小哥,好生有意思。”吕之卉又轻声笑起来,好像皇宇辰说什么,她都觉得有意思一样:“你还没回答姐姐的问题呢,你们才三个人,来这蛮荒之地做什么?你也不像是作奸犯科之人。”

    “此事”皇宇辰扫了吕之卉一眼,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向她的前胸,瞄了一眼就赶忙错开,心中一阵杂乱,嘴上道:“此事很是复杂,而且我也不能说,只是要去丛林之中,验证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这么重要,比你的命都重要?”吕之卉察觉到了皇宇辰的眼神,若是别人这么看她,她必然雷霆震怒,但皇宇辰这么瞟了她一眼,她心中却有一丝窃喜,嘴上道:“还有,你觉得你能平安的从姐姐的沙城出去吗?不能从沙城出去,又何谈进入丛林。而且姐姐看你这样子,也根本不知道这蛮荒丛林的可怕吧。”

    吕之卉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是想:装的不愿看,心里倒是很诚实,就不信你对姐姐没感觉。这么想着,吕之卉心中又多了一丝窃喜。不知道为何,第一眼见到皇宇辰,那般近距离的接触,也让她有一种心中狂跳的感觉,这在之前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

    “你你不打算让我走吗?”皇宇辰听到吕之卉的话,下意识的抬头,正好看到吕之卉火辣的目光,赶忙又移开了视线,他和许多陌生人聊过天,也言语交锋过,但从没有一次像现在这般落于下风,而且他从心底都没有想过如何去占取主动。即便是面对林依依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窘迫过。

    “小哥你说笑了。”吕之卉笑道:“你可是我绑的肉票,如果真如你所说,你是东王府的嫡子,那你可值钱了,东王府的长子皇元武已经是祈天的皇帝,你是他亲弟弟,你说你能值多少钱?就这么放你走了,姐姐不是亏大了?而且,现在姐姐还没跟你算你爬上姐姐床的账呢。”吕之卉说话的时候,再一次上下打量皇宇辰,就好像在观察自己的猎物一般。

    之前这种绑票的事情她不知做了多少,有些人误打误撞的进入了沙城领地,也被她用同样的手段制服,但没有一个能让她提起兴趣。皇宇辰如此闯入她的房间,这在之前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皇宇辰不再看吕之卉,而是低头看自己的鞋,眉头却是微微皱起,他根本在这耽搁不起,看来自己大哥成为皇帝的事情已经确凿了,经过之前几日的大雪,整个祈天应该都蒙在冰雪之中,自己大哥刚刚登基,无论是从任何角度去想,自己也应该尽快回到大哥身边,尽自己的一份力。

    “你想要多少钱?”皇宇辰略微思考了一下,如果现在的事情可以用银两解决,那就是最简单的事了,就算现在自己身上已经没有钱了,而且此处距离祈天帝都很远,去帝都取钱赎身并不现实,不过按照路程和距离来看,这里距离赤虹宗的山脉并不算远,如果用银子可以赎身无需战斗的话,大可以让人去赤虹宗拿银票,自己办完事之后,再还给赤虹宗即可。

    赤虹宗现在就剩下了司空正阳和林依依两人,其余弟子要么被端木怀祭练成了精纯的能量,要么就被遣散了,现在赤虹宗是司空正阳做主,一个做生意的宗门,恐怕最不缺的就是银子了。

    “银子只是一方面嘛。”吕之卉看看皇宇辰,笑道:“你如果真的是东王府的嫡子,那我可不敢放你走,你留在沙城,对姐姐我来说,有百利无一害,况且姐姐我看上你了,怎么会轻易放你走呢。”

    吕之卉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为何,自己脸上也闪过一抹红晕,之前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也从来没有对任何男子动心过,别看她一直穿着单薄,利用这些来控制人心;其实她是利用自己的外表来保护自己。

    在这样蛮荒的城池,一个女子生存本来就艰难,更何况她还是沙城之主,从这个层面去看,吕之卉身上的所有事情,都不可以用简单的看到来解释。

    “我不能一直留在这。”听到吕之卉这么说,皇宇辰忽然抬起头,看着吕之卉,坚定道:“我是一定要去丛林之中的,去过之后也一定会走,吕小姐,你怕是留不住我的。”

    吕之卉闻言,脸上笑容瞬间消失了,她整张脸沉下来,心中微怒,眼睛瞪起看着皇宇辰,轻声道:“你以为沙城是你家,要来就来,要走就走吗?小子,跟你说实话,老娘看上的人,还没有一个能逃的出去的,能从老娘手里走的,要么是老娘自己放的,要么就是死的!”

    皇宇辰眉头紧皱,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想和眼前这女子闹崩,沙城他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不知这女子用了什么手段,她的手下都对她言听计从,沙城之内起码有数千人,如果真的正面冲突起来,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皇宇辰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全身而退,况且,后面的蛮荒丛林之中会遇到什么也不一定,和沙城起冲突,绝对是不智之举。

    “吕小姐。”皇宇辰轻轻的出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头脑清明,也控制自己不去看吕之卉的身体,轻声道:“你想让我长久的留在沙城,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你方才也说了,我大哥现在是祈天的皇帝,我是他亲弟弟,如果让他知道我被囚禁于此,对于沙城来讲绝对不是好事。沙城虽武力彪悍,但在祈天大军面前,却还是不值一提的。”

    “呵呵呵,没看出来,你这不是挺有头脑的吗。”吕之卉听了皇宇辰的话,呵呵一笑,方才那种冷若冰霜的样子瞬间消散,笑道:“先不说你到底是不是东王府的嫡子,我权且先问你一件事,你喜欢姐姐吗?”

    皇宇辰闻言忽然一愣,方才他就故意没去理会吕之卉的这种话,现在她居然正面问出来了,让皇宇辰一下愣在了当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的眼神也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吕之卉,如此国色天香的女子,要说不喜欢,那是骗人的,但皇宇辰现在心中却有些慌乱,他本来就是不经世事的少年郎,之前在王府也几乎没有接触过女子,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刺激。他脸上忽然一红,低下头去,不知道该说什么。

    “呵呵呵。”吕之卉轻笑一声,看到皇宇辰的样子,心中已然有了答案,随后轻声道:“好了,先不说这个,你既然要紧密林,姐姐也知道现在强留不下你,那你走之前,先帮姐姐做一件事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