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73章欲望之辉绽放  神游诸天虚海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啪啪啪…”

    若有似无的声音,是狄摩高根手中那千年权杖轻轻敲击。

    被虚空空无中所回应响彻的,所散发出的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可怕。

    暗日君主希瑞克,一位遥远的幸运儿,一位执掌着谎言、阴谋、欺诈、幻象四重神职的强大者,一位在昔日曾叫嚣着自己是“元始太初唯一之神”的疯子!

    之前这个往日里给所有神灵都是一位“疯神”印象的神祇虽然隐约间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差点让自己下不来台,但其实狄摩高根自己并不甚在意。

    毕竟你连一个疯子的想法都不能理解,更何况是一个“疯神”?

    任谁都知道,若想对付一个疯子,那么一指头把他给摁死。要么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让他对你失去兴趣就足够了。

    反而是千万不要和他纠缠不清。

    某个美漫多元打脸宇宙的“老爷”就不明白这么一个道理,在流出来一句“民风淳朴,人杰地灵”的诨号以后,自己都变成了和那疯子一模一样,然后成了所有人眼中的另一个疯子

    果然就是“爱他就要变成和他一样的模样”的翻版。*罒▽罒*”

    所以面对这样的“疯神”,不理理睬祂就是了。

    而就和狄摩高根想的一样,在之前那一次的疯癫以后,希瑞克很快就消失。

    和祂来时的静悄悄一样,祂的消失也一样悄无声息,无影无踪。

    原本林青还以为这个在传说中为了力量近乎疯狂,甚至不惜编纂出一本《希瑞克假经》来自己骗自己的疯子,一样是会随着那群神灵一起,捧拾起“混沌浓汤”的一洼服下,以此来打开自己的“欲望”,诞生出自己的“獸”,将自己从信仰神的道路中偏移开来。

    可是现在这位暗日君主却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看看模样祂也并没有服下“混沌浓汤”的打算。

    祂来这里做什么?

    或者说…这个疯子祂对自己的计划知晓多少?又有什么影响?

    一时间,绕是以“狄摩高根”那深不见底的下限,那也是不禁陷入一阵难以捉摸的沉思之中。

    “别这样看着我,我仅仅不过是来和你打声招呼而已。嗯,就是来打声招呼。刚刚我才活动了一番,运动量够了。

    现在我根本就懒得动弹。所以我在这里最多只是当一个见证者,并不想多干预什么”似乎是看到面前这个恶魔王子那可怕的沉默。

    那一轮幽幽暗日之中人影模糊希瑞克笑声依旧不止:“毕竟你是不知道啊,我先前才和一行好十几个“人”一起去某个原初之地开团了。好家伙,那场面,那动作,就和分赃打劫的没什么两样,良心如我都快看不下去了。”

    “所以你阻止他们了?”

    狄摩高根满脸狐疑的看着暗日之中的模糊身影,这方晶壁系宇宙里最近除了围剿自己,诸神准备集体换身“衣服”以外,好像也没发生什么事啊。

    所以这家伙说的集体“开团”,是去哪儿浪了?

    别是一通胡思乱想,自己把自己给忽悠了吧?

    嗯,这个疯子的前科,这未必没有可能。

    “那可不!我希瑞克是多么冰清玉洁,诚实可靠的一个人。我怎么可能和那群家伙同流合污!”

    暗日里,希瑞克好像被受到了某种什么关于自己人品上的质疑,模糊间祂似乎举起了一个保温杯,“梆梆梆”在使劲的敲着自己的宝座的扶手:“我在那群家伙的哄抢下,直接抢了一个最大的!哈哈哈哈哈和我抢东西?不知道是谁组织这场活动的吗?最后不还是没抢的过我麼。”

    狄摩高根:“”

    所以合着最后,你才是那个下手最狠的?

    “吸溜…吸溜吸溜”捧着手里的保温杯,希瑞克旁若无人的打开杯盖,在随着一股狄摩高根熟悉的枸杞的味道散发出来时,直接美滋滋喝了好几口。

    即使在那轮幽静暗日的背景下,希瑞克的身影模糊不清,更是难以看到这个神灵此刻的表情究竟怎么样。但是狄摩高根怎么看,都感觉他就像是自己家门口外面的广场上,某个退休后晒太阳的老干部。

    话说,这有些不太符合祂“疯神”的人设啊。

    “不过这却意外的符合祂“谎言”、“阴谋”、“欺诈”、“幻象”这四重神职的原力本质啊。”但转眼狄摩高根有已经想到了某些华点。

    “或许对于我而言,此刻出现在我面前的这位,满嘴都是谎言,全身都是阴谋,一举一动都是欺诈,做了任何事情都是幻象。所以希瑞克在我面前不论做什么都是可以理解,也是可以接受。因为这些本来就是假的!”

    “我能感觉你在这里在想一些对我来说很不友好的事情。可惜我却没有什么证据。”暗日之中,身影模糊不定的希瑞克明显将自己的视线投在了狄摩高根的身上,一口枸杞味的茶水下肚后,就是在用他的保温杯狠狠的拍着扶手,梆梆梆的敲击声似乎是在发泄着自己对狄摩高根的些许不满。

    “你知道吗?我才刚回来啊!就看见你给了我一好大的惊喜,嗯,说是惊吓也行。这才几天啊,你这是准备把这个晶壁系弄的原地爆炸才开心吗?”

    “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好多人的游戏场?很多从这个晶壁系里走出去的,或是游历过这个世界人都有投影在这个晶壁里。

    比如说银盾家族的那剑舞公主,幽暗城里的那个大奥术师,环城里的那个术士,死亡海上的那个海盗,深渊地666层的那只魔王,嗯好像还有那几条无法无天的异位龙。你知不知道他们在跟我抱怨的时候是一种怎样的表情?

    本来大家玩的好好的,都在愉快的谱写自己故事,结果你来掀桌子,小子你很狂啊。那群名为神灵的肉猪围攻你是不是不过瘾,你是真准备来一场超次元大乱斗,你才开心?”

    本来希瑞克才来色声俱厉的梆梆梆敲着自己的宝座扶手,结果敲着敲着,自己就又是开心的笑了:“不过这些都没什么。毕竟这样的我们都经历过,现在再看一遍这个晶壁怎么以怎样不同的方式毁灭,还真的是有意思啊,哈哈哈哈哈!”

    希瑞克本来还想说什么,可看着这诸神晶壁系里一个个,一处处,一片片的神秘之地突然在彼此间绽放欲望之辉,又在隐约遥相辉映,像是早已有所意料的轻声叹息一声:“开始了啊看来废轮下的时光尘埃又要多添加一层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