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74章苦主……‘苦主’上门?  神游诸天虚海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在这一刻,不论是神祗还是恶魔,不论是古老还是崭新,在得到聆听了林青所创造出的欲望之獸体系,并且是寻找打到了打开这道伟岸之门的“钥匙”以后。

    果然不出所料,以神灵们的智慧,以祂们的可怕潜力和底蕴,这些强大者根本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就在这个世界之中竞相绽放出自己的无穷伟力,欲望之辉!

    一道道欲望的色彩像是一道到井然多变的锁链,勾连晶壁内外,物质与能量,概念与本质,原力与神力。

    缤纷多彩,每一种颜色都是代表着诸神们不同的欲望与渴求。

    是祂们曾经不能得到的幻想,而现在“欲望之獸”体系的推动下,“欲望”在渐渐成型,由祂们心底欲望而诞生出的的“獸”也必然会回应诸神们的渴望!

    正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然而对于“欲望”而言,这样的说法才更加恐怖!

    但在这一刻,狄摩高根的脸上却不再有任何的欢喜神色。

    明明是已经到了自己计划的最后一步,一切都将尘埃落定,所有的一切也都是如自己的预料一般一一上演。

    可是面对着眼前这位不请自来的暗日君主,听着他在自己面前喋喋不休的诉说着各种看似很不着调的话题,狄摩高根就是感觉一股气涌上头。

    “这货来这里是到底做什么的?难道真像他说的一样,只不过是来看一场热闹的吗?”

    可突然之间,对视着身影面容依旧模糊无比,还在用手中保温杯,不断“梆梆梆”敲着自己宝座扶手的姿态的希瑞克,狄摩高根猛然心头一动。

    “这货的坐姿意外的有些眼熟啊,我是不是在某些地方看见过?而且他之前还说我拐走了他家的两小…”

    狄摩高根忽然有些不自觉的撇了撇嘴,这特么是苦主上门堵路么!

    他试探着对希瑞克提了句:“母河?”

    “嗯哼哼?!神殿!”“希瑞克”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当场回了一句。

    “我擦,蒲团!”连厚重的黑袍都掩盖不了狄摩高根此刻的激愤。

    “灯苗!”明显恢弘无铸的暗色大日里,希瑞克也是把自己走上时刻不离的保温杯放在了扶手上,义正而言辞

    “咳咳咳,我补充一句,你错了,那是我家的火苗!”狄摩高根试图修正希瑞克最后的一段错误。

    “是我家的!是你这傻狍子当着我的面把他们两小给拐跑的!”

    “你根本不是什么“希瑞克”!”狄摩高根面色骤然一正,犹如无穷尽光伟正的概念加持于身,浑身都在散发了刺眼的光。

    “说的就好像你是“狄摩高根”似的!大家都鸡儿一样,你有什么脸说我!还有,先把你的“圣光术”给关了!呵呵呵,自己给自己加特效,我当初都没这么干过。”

    “希瑞克”像是突然被谁踩了尾巴一样,本来都把保温杯重新举起来,明明都已经开了盖子,可最后连一口都没喝,就又是梆梆梆的撞他宝座的扶手起来。

    “你拆我的家,烧我的家,拐走我家的东西,之前还想撬走我家的地板,挖我家的墙角,我家就一堆的石头,它们招你惹你了,用得着这么针对吗?

    我家底下那条母河大了去了,涛涛浩荡不知淹没多少。你嘴那么大,倒是上去一口把它喝干啊。

    不就是看我家对你一直很照顾,也没有对你的小动作有什么举动,所以才心生歹意了嘛。啊呸,你个欺软怕硬的傻狍子。”

    暗日之中,希瑞克一口唾沫星子吐了出来。

    那幽幽暗日光辉迷离,还没出几寸就直接把那口唾沫星子给蒸发了,只剩下一点最是精纯到极致的伟岸神力,径直跨越无尽遥远的时空世界直冲狄摩高根的面门。

    “你还有脸说这?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刚开始是怎么没的!不是你的一滴水星子,我能从一个好好的先天虚海魔神从高维堕落?然后直接脸着地,整个人都铺散成了百万亿颗碎块,到今天都没拼的回来?”

    “我抛弃了自我的本质,直接放弃了大部分的力量,只余下最深处一点的意志重新开始,究竟是谁害的?”

    “而且你留在我身体里的水星子里面究竟有些什么乱西八糟的玩意儿,我不说,真以为我不知道?更何况你那个神殿一开始带我穿越的地方有哪个不是深坑无数,我不是跳的够快,跳的够高,早特么陷进去了!”

    狄摩高根哪能让他占便宜,即使理论上,那要过来的那口唾沫星子早已蒸发干净,本质上就是一团精纯到能让一个普通人一步登神的“神力”,那也不行!

    所以他一口口水直接反吐向希瑞克。

    可惜狄摩高根用力有些过大,还没出口两寸,口水就也已经没了。

    只剩下唯精唯纯的力量变做一只黑闇利箭,径直射向希瑞克。

    吧唧~,

    两点光华,如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不偏不倚的撞击一起,下一瞬直接在两人面前泯灭。

    “你被砸成几百亿万块碎片的事,其实只是一场意外导致的意外,我能说那只是一场技术调整吗?而且你说神殿里的东西~那是我家啊,我往里面放一些装饰品难道有错吗?!你这是什么强盗逻辑!”有些不耐心的挠挠自己的下巴,对于狄摩高根的一种种质控,希瑞克以一种极其厚脸皮的姿态表示否认。

    “我信你个鬼!”狄摩高根哼哼冷笑两声。在心底早已打定主意,就算是“希瑞克”这个苦主上门,他也绝对不可能对其说的任何一个字表示承认。

    开玩笑,那些“事”是能承认的吗?

    真认了,那别说自己在这个晶壁系内的所有收获,就是把自己全填进去都不够!

    也是看看这只暗黑色太阳并不是本身主尊,打死了也毫无意义,要不然狄摩高根现在就有打死这头债主,然后翻脸无情的打算。

    “哼哼哼,我感觉你说这句话,你在无中生有,暗度陈仓,凭空想象,凭空捏造,无言无语”

    不过是厚脸皮而已,谁不怕谁?

    有本事来咬我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