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82章有求必应  神游诸天虚海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喂!你个混蛋压根就没有和谁说过你专门创造出来这套割韭菜的力量体系的副作用吧?你脸怎么就这么大?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你这分明是在明火执仗,钓鱼执法,公报私仇!”

    遥远的世界边界线,在伴随着林青手中一张张图画精致如“真”的卡片的归位,力量也是在发生惊天动地蜕变的时刻。

    在狄摩高根对面,一直在与他对峙的某位也像是听到了林青妄语,不由发出几句言不由衷的愤慨声。

    伴随着他手中一阵阵保温杯的敲击扶手的声音。

    一轮完全闇色的太阳表面在开裂,梦幻迷离的烈焰翻滚在大日烈轮之外嘶舔不休。

    “你亲手创造出了这样人心如狱,神心如欲的世界,又亲手将其一推而灭。把割韭菜能割成这副模样,你一点都没有继承到我诚实可靠,急公好义的精髓啊!?”

    无形的谎言、幻影、梦呓不断喷洒的无形辐射疯。

    那从暗日迷离虚影中凝聚成型的种种怪物,更是大吼大叫的撞在在暗日对面,正与暗色大日相对而立的黑袍人身上。

    “胡说八道!”

    狄摩高根黑袍的虚影表面荡漾起了一圈圈的涟漪,无论那些恐怖的慌谎言幻相如何在自己身边搔首弄姿,但始终未曾破开一丝一毫他的缝隙:“你都不知道虚海里有多少人知道我有求必应,应者必得的高贵品质,守望一切梦想,成就一切愿望的黄金精神。

    来,你看看我的眼色。我相信以你这样的灵魂,如果是看到看着我真诚真挚真实的眼神,你绝对会自卑的抬不起头来!”

    望着狄摩高根那笼罩在黑袍帽沿之下那完全看不到眼睛,也感觉不到丝毫真诚的“黑暗”,希瑞克不禁沉默了片刻。

    饶是以他的这副不知寒暑的老脸,这一刻也是不知抽搐了几次,不由诽谤:“傲慢的身体千篇一律,可唯有卑劣的灵魂才是百里挑一。”

    “呵呵呵,这谁要是信了你这鬼话,相信你能成就一切愿望,估计三天不到骨灰都要被给被你扬了”

    但转眼还未等他把这句话给说完了,狄摩高根的拳头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叫希瑞克不由怪叫一声,直接把下面的话都给吞了。

    “话说咱们就这么在旁边干看着?”诸神晶壁的世界线上,有人影幢幢,隐约有声音在传动。

    “虽说这家伙在我们搭建的舞台上的表演很精彩,但我就是想着下场和舞台上的人互动再看下去我就要睡了”

    “吸溜~”

    “别傻夫夫的啦,你现在下场干什么?没看到现场都快控制不住了吗?

    哈哈哈哈,诚实可靠小郎君大战有求必应欲望神,两人竞相对比自己的下限,这样的瓜不知多少年都看不到一次,它不好吃吗?”

    “嗯?嗯!对喲!你这么一说,我就不困了!吃瓜吃瓜,大家一起吃瓜”

    “终于开始了啊。”

    虚海盘卧的林青似乎一点都不曾在意诸神晶壁系内发生的一切。

    他轻轻蔚然轻叹,从诸神晶壁系内,在行如抽牌般的将一张张“卡牌”抽出世界。

    所有得到了他力量馈赠,通晓欲望之獸体系,篡夺了魔性伟力的人,在这一刻起始都无法阻挡林青这只探入进世界的大手。

    降魔印下,诸生平等。

    一切在还未开始之前,就已经决定下的结果,纵使是那些神灵再怎样精绝艳艳,也无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哗啦~

    林青扶了扶自己厚重的黑袍帽沿,刹那一通天阴阳道图在他的脑后卷圈出一轮灿烂道轮。

    而此时此刻,如果有哪位存在眼光足以洞穿世界时空的话,那么他绝对能惊讶的发现在林青脑后的这一轮阴阳道辉中所存在的力量,绝不仅限于所谓一种。

    练气、修仙、佛术、魔法、奥数、血脉、武道、巫术、斗气、异能、灵能甚至是类似巨乘光明咸蛋佛,朦面骑士古迦奥特曼之类科学与幻想交织的空想力量,都一齐能够在林青脑后的道轮之中窥见一二!

    甚至就算是某一种类型系列的力量里,隐约可见也是分出了数十种别样的体系出来。

    毕竟就算是虚海较为明显常见的“修仙”体系,也是分出了类似元祖流的飘渺修仙体系,神话流的洪荒修仙体系,黑道流的凡人修仙体系,永生流的食人修仙体系,道果流的仙葫修仙体系等等等等,至于在像是金丹,食气,炼神,观想,符篆,元神,罡煞之类具体的修炼方式更是到了数不胜数的程度。

    管中窥豹,可见看似幽寂空无虚海,其实热闹非凡。

    无数无尽无极限的多元世界在其中沉浮跌宕,各样或伟岸神圣,或精致细腻,或大气磅礴,或诡谲多变的力量体系竞相争艳,只要有心,每一个能够行游虚海的人都能得到他所期待的一切。

    但乱花迷人眼,虚海的广袤无限也是意味着任何一位心不定的人也必然会受到虚海世界无穷反噬。

    平衡内外,混元诸我,控制自身不断放纵的欲獸,其实这才是一位行走神游于虚海之间的魔神首先需要获得的“技能”!

    没有之一!

    林青以自我为终始,以他主世界内的“主神空间”作为平台,将万万亿亿的轮回者投放进虚海世界,或是由无数负面力量衍生的破碎世界中,在幕后掠夺收集了无数,他所获得的力量早已远远超过许多虚海魔神想象。

    如果以过程论,林青显然是已经走上了那条不可挽回的“歧路”。

    但实际上,林青从未动摇过自我,他也始终如一的行走在他的道路上。

    在林青脑后所悬挂一汪道轮,幽幽寂寂在多元虚海中绽放灿烂光辉。

    其中阴阳未名,黑白混淆,明明应该是泾渭分明的两条阴阳双鱼在悬转,却是又分分合合,如似无时无刻不在转变变换的混元与空无姿态。

    不论是怎样的别具一格,独树一帜的力量,最终都必然淹没于林青那旋转不休的阴阳道辉中。

    纵使一炁通天,纵使光明普照,纵使万类竟霜,纵使混乱荒诞,纵使秩序如铁,在一切的最终,都回归阴与阳两种姿态!

    一切大道,一切法则,一切根源,一切力量,一切体系,林青得到,林青修炼,林青品味,但最后在林青的身上都是褪去了表面的名状,外相的强弱,回归到最本质最质朴无华的那一点纯粹之中。

    虚海神魔之道,本身就是吸纳万千世界精粹精华,无穷资源,以铸自我的过程。

    这是最为简单的道理,但也是最为艰难的一步!

    但有人沉溺于无限的获得中,沉眠于无尽的肉**望里,最后连想起自己是谁都变成了一种奢望。

    而有人则是以一贯之,始终不渝,以自我意志为核心覆盖一个个世界,强化了自我,让其倾覆于自己的光辉中。

    现在林青终于也走到了这种境界前,亲手触及到了这样的门槛,并且是准备亲族行走于其中!

    一张张“卡牌”被投进了林青脑后的道轮之中,每一张卡牌都应该是诸神晶壁系内的瑰宝,是一尊伟大神灵一生的精粹,更是祂们所有渴求,幻想,奢望的结晶。

    这些都是力量,都是最真实不虚的可以在任何一种物质世界里展现的力量。

    不论是落到任何人手上,即使是横跨虚海,落到另一种截然不同物质的世界里,哪怕仅仅一张也足以诞生出所谓“灵气复苏”、“神秘爆炸”之类的绝世浪潮。

    如果再给一点点时间,甚至未尝不可在另一个世界里再诞生诸神文明,重塑万神殿堂,将诸神们灿烂的法理重新普照一个世界!

    但现在,这些明明宏伟至极的力量,还未有丝毫变化,道轮之中象征代表着法则真理大道的阴阳双鱼仅仅是一绞。

    咔~

    嚓~

    崩~

    这些卡牌下一瞬在不断翻滚中,顷刻被其拆解,无限微分,合并简化。

    万千从诸神世界里被生生抽离的法则简化合并,返本归元。

    化为最纯粹阴与阳,黑与白,动与静,高与下,有与无,真与假,虚与实,光与暗,正与反,水与火等等,一切大道,一切法则,都无限拆解,无限微分,化为最最简单最最纯粹的阴阳两种状态。

    一阴一阳谓之道,不外如是!

    隐约有诸神的烂骂声,众神的求饶声在林青的耳边回荡,但可惜林青充耳不闻。

    很快这些声音似乎也是知道自己对林青的影响甚微,丝丝缕缕的欲望之线在想要浸透阴阳道轮来反向引动林青的“欲”。

    欲望如炽,欲望如魔,欲望如獸,一念则万念,一动则万动。

    “有无阴阳,混元空无,万般欲念皆是我,如我,像我,但我还是“我”,大道唯一,大道唯我,区区小事如何能坏我心性?”

    林青缓缓的睁开双眼,即使是再厚重黑闇的黑袍帽檐也无法阻止他此时眼中神光的绽放。

    道我唯一,降魔内外。

    林青微微支起身体,如似端阴阳太极之间那道若有若无的“弦线”,居于宇宙轴心,立于天地之柱。

    如道如我,又有什么可能影响到他丝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