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千一百零六章 斩道成祖,惊才绝艳  神武霸帝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石台上的身影渐渐清晰。

    是个身材消瘦的中年男子,一身破破烂烂的黄衫,端坐着的上半身挺拔如松,下半身则有些骇人,两条腿竟是透明的,如镜花水月,随时可能消逝。

    男子紧闭双眸,如老僧入定,并没有察觉到顾辰的到来。

    一声“是谁?”,在这太初魔矿的深处犹如惊雷平地落下,令中年男子肩膀抖动了下,缓缓睁开了双眼!

    这是一双远比外貌看上去要沧桑许多的眼睛,在渐渐适应了周围的亮光之后,目光聚焦在了顾辰的身上。

    “竟然能深入此地,是何方道祖?太炁宫的人?亦或,两者皆是?”

    开口的声音比顾辰还要沙哑,话刚刚说完,却是又猛地睁大了眼珠子。

    “霸族之人?我莫非已是回光返照,竟产生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幻觉”

    “最后的霸族之人百万年前就已经被驱逐进了混沌海,这里怎么可能出现?”

    中年男子自言自语,把顾辰当成了泡沫光影。

    “我的确是霸族后裔,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顾辰谨慎的问道,在这个地方他全部的血脉之力都被压迫了出来,根本没有遮掩的必要。

    他很好奇眼前这人是谁,能挡住太初之力加霸族之力,绝非等闲之辈。

    “竟然还会说话,看来我已濒临死境,竟脆弱到产生这等幻境来给自己希望。”

    “即便是霸族之人,能抵御住太初之力的影响,深入到此地的,恐怕也只有传说中的耀古霸体,叫我如何能信?”

    “若是耀古霸体未曾断代,我倒有了报恩的机会。”

    “呵呵,能否活着离开这里都是未知之事,还瞎谈什么报恩?”

    中年男子絮絮叨叨个不停,就是不愿相信眼前的顾辰是真的,令他非常无语。

    “是幻觉还是真实,相信前辈只要聚纳精气神,认真一观便知。”顾辰提醒了下。

    中年男子目光一凝,仔仔细细辨认了起来,随后脸上变得惊疑不定。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顾辰再次问道。

    这回中年男子犹豫了下,便开口回答。“陈道临。”

    顾辰神色一震,眼前这人就是陈圣?

    他却是没有立刻相认,反倒一脸不屑的冷笑。

    “就凭陈道临当年的实力,怎么可能深入这太初魔矿而不死?前辈想编造身份也编一个稍微有说服力的。”

    中年男子闻言并不生气,眼里流露出追忆之色。

    “我陈道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没有必要骗你。”

    “当年我四面树敌,所修道统又遇到了死路,无奈之下,只能进入这太初魔矿碰碰机缘。能活下来是有侥幸的成分,但我辈修士本是逆天而行,没有什么不可能。”

    顾辰略微惊讶,听对方意思,他当年竟然是主动进入太初魔矿,而不是被逼进入的?

    此时他已经倾向于相信对方就是陈道临,毕竟在这等境况下,对方没有冒充的必要。

    “这太初魔矿进者必死,哪来的什么机缘?你莫非疯了不成?”

    “疯了?人不疯魔,如何能成功?”

    陈道临双眸突然迸发出了亮光,满脸骄傲之色。

    “我平生所创三定圣术,被公认为圣人大道的极致,为我带来了荣耀,却也成了我的桎梏!”

    “极致,极致,何为极致?我可以凭借三定圣术修炼到大圣巅峰,做到同阶无敌,但也永远只能是圣境,无法跨出那至关重要的一步,证道成祖!”

    “何为道祖?古往今来,人人皆言,能达到这一境界的,只有完整掌握了大道术的人!”

    “八一大术脱胎于九道鸿蒙道则,是这世间绝对真知的大道,掌握了大道的才是道祖,除此之外,皆为小道!”

    “因此,无论我所创三定圣术再完美,始终无法跨越那一步,始终是小道!”

    “什么圣人大道的极致,世人皆认为这是赞誉,但对当年的我而言,却是莫大的讽刺!”

    “我曾一度绝望,认为自己走错了路,修炼之途已到终点,无缘领略山顶的美。”

    “为此,道心迷惘,痛苦,甚至差点崩溃!”

    “所幸,我未曾放弃,终于让我找到了突破的可能!你可知,是什么?”

    陈道临神采飞扬,充满了倾吐的渴望。

    他向死而生,逆天而行,好不容易走出了一条足以震惊当世的道路,却被困于此地,籍籍无名,如何能够甘心?

    “是什么?”

    顾辰顺着他的心意。

    “八一大术的确是真知大道,在鸿蒙道界的规则下,当然只能是掌握了大道术的人才能证道做祖。”

    “然而在道界,其实有那么一小部分人即便不掌握大道术,也能达到道祖之境,他们是冥古十族!”

    “冥古十族为何例外?有人说他们自冥古传承下来,血脉无比强大,所以例外,但我不这么认为!”

    “冥古十族是强大,但如果他们诞生于这鸿蒙道界,受道界规则限制,恐怕也未必能超脱道祖限制。”

    “这一点从冥古十族的衰落便可窥探出来,冥古十族中至今仍然强大的,都是选择拥抱了八一大术的。”

    “而那些坚持自己道统的种族,例如霸族,仅仅九世至尊便不再出世,最终族群彻底没落!”

    “因此,冥古十族之所以是例外,是因为他们不是诞生于道界的生灵,并且本来血脉足够强大。在多代之后他们之所以衰弱,则是因为后人诞生于道界,已然受到道界的规则影响。”

    陈道临侃侃而谈,顾辰越听越是认真,内心掀起阵阵涟漪。

    陈道临的猜测他不是没有想过,当初与张昊交手的时候,他就隐约明白了这点。

    只是他所想,远没有陈道临这般透彻。

    “明白了冥古十族衰落的缘由,我便知道,我的三定圣术并非不行,而是我本是鸿蒙道界土生土长之人,生来便受规则限制!”

    “鸿蒙道界的规则就是八一大术至高无上,那便注定了我所创三定圣术永远只是小道,想凭此证道做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想有所突破,就只能跳出规则。别人是证道做祖,而我,必须斩道成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